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集书系》春初临

春初临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08-24 08:57:55

     

田野还在休眠,坡上的草一派枯黄,有的地方像铺了薄薄的、金黄的毛毯。然而,放眼望去,绿草点点,春在暗处涌动。

枯草下,露出了点点新生的草,或青或绿,因草种而不同。有的枯草下,未见新生的草茎,然而过不久,新的叶芽就悄悄破土而出。原来,冬日里,有的草并未停止生长。

瞧,蒿草去年的茎叶枯萎了,然而从地上已经长出了点点的新叶。一棵孤零零的草,茎上残留着枯萎的蜂巢状的萼片,它的枯死意味着新生。

暖和的阳光照耀大地,风吹着草屑,草木纷纷露出新的叶芽。马桑树枝上泛红,露出了点点褐红色的芽。刺玫有的枝丫泛青,探出褐红色的、纤细的芽,有的露出点点暗绿的新叶。桤木抽出了暗绿的小叶,但是还算不上叶片。

羊群在坡上啃食草,它们的日子是清苦的,用鼻子嗅着地上的枯草,总能找到吃的,但是使人想到它们太饥饿了。

一朵黄花盛开着,那么灿烂耀眼。两只山雀在桤木林上啼鸣,呼应着,这是春之声。几只云雀在空中啼鸣了几声,升空飞翔,忽而向左,忽而向右,忽而转身。当地人称为“其阿杂”的鸟,在远处的树林里鸣啭。

云南松抽出了褐红色的花穗。华山松倒挂着一颗颗开裂的果实。小檗有的枝上绽出了一簇簇金灿灿的花蕾。小叶杜鹃蹿出了纤细的花骨朵。羊奶子树木露出了暗绿浅灰的新芽,有的抽出了点点小叶片。

沿着林间小径走去,你总会发现春初临的点点景象,和冬日是分明不同了。

山上灰蒙蒙的雾缭绕,带来了湿润的气息。松树下,枯萎的松针泛红湿润,踏上去发出松软的声音。矮小的青冈树,叶缘有小刺,叶片鲜绿。你可以想象,这里从前高大的青冈树林都被砍伐消失了,云南松、华山松、桤木等都是外来树种,而火棘树木的种子是飞鸟带来的。

有的树上挂着蓬松的松萝,松萝上结着晶莹的雾凇,银亮着,有些奇妙。松萝,只有在空气未污染的地方才能生长。有的树上长了绿苔,薄薄的,柔软的,使人想去轻轻地抚摸。小径旁,这儿那儿散落着莲花状的浅绿的小草,那么精致夺目,宛如夜空的星星闪耀。

你走着走着,小径消失了。可是,环顾四周,前面隐隐约约现出了几条小径。这里,不同于荒野树林,牧人、樵夫踩出的小径,莫名消失,又莫名现出。

青苔湿滑,脚步不小心就会摔一跤。一种黄绿的枝状的植物,不知是草还是树,在树下匍匐着生长,枝叶蔓延开来,像鹿角。

林下,铃铃香青、珠光香青、乳白香青,枯萎的茎叶静默着。这些草通常生长在山冈、草坡、沟壑,现在竟会出现在林下,让人惊喜。草莓对生的叶片,鲜绿湿润。索玛是彝族人对杜鹃的称呼,有的一片片叶子展开围成了一朵花的形状,有的叶片朝内微卷,里面积了清澈的露水,有的枝上露出了花骨朵,似乎过些时日就要绽放美丽。

石头上生长了叶状地衣,是石耳,仿佛在寂静地聆听大地的声音。一脉溪水,涓涓流淌,流经石块,水滴落下,发出“叮叮……叮叮……”的声响,像鸟鸣声。

黑冠山雀在吱吱啼鸣,忽而从树枝上起飞,忽而落下,忽而啄食,一点也不安分。你走过去,即使脚步轻轻的,但是如果衣裤蹭到树枝发出响声,它们会一只只惊飞。“其阿杂”鸟是树林里的隐士,在不远处鸣啭,似乎陶醉在自己的歌声里。它们一年四季都在山林里漫游,对山林不离不弃。它们的声音有些单调,然而为寂静的树林带来了美妙的歌声。

忽然,前方传来“唧唧唧唧”的陌生鸟鸣声。出于好奇心,我蹑手蹑脚地上前去探寻,刚拨弄树枝,鸟鸣声消失了。它已经飞走了。鸟鸣停歇了,树林寂静,一根枯枝响动,有时让人惊惶。

华山松、云南松有的被前段时间的积雪压倒。桤木林一片狼藉,很多树木折断了。春天来了,阳光和细雨会为它们疗伤。

树林里,不同的地方生长着不同的草木,生活着不同的鸟和其他野物。如果走上那陌生的山谷和茂密的树林,你会发现得更多。那里,春初临又会是怎样的景象呢?

草木在蓄势待发,春之绿将会洇染大地。树林知道众鸟即将归来。鸟鸣如阳光般响亮暖和,传遍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