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华语文学》在马赛老港眺望

在马赛老港眺望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08-24 08:57:55

     

很像一个童话,2000多年前,希腊人发现、开拓了位于地中海沿岸的拉希东海港。依托这个海港,一座城市渐次展开,后来成为法国第二大城市马赛。

我到马赛时,当年的拉希东港——成为欧洲的第二大海港——马赛港,已经退出法国的远洋运输,成为停泊游艇的旧港。毕竟有迷人的故事,我到法国,竟然别无他顾,只在马赛的大街小巷中行走,去得最多的便是马赛的旧港。

我入住的酒店古朴、幽静,没有熙来攘往的游人,悄然出入,难得的闲适。酒店附近有公交车通往马赛老港,近似道具模样的公交车在轨道上行驶,车上端两条连接线与并行的电线相交,显然,这是电力轨道公交车,是环保的交通工具。在马赛生活一周以后,熟悉了这趟公交车,经行5站,就到马赛老港了。

我愿意在黄昏时分到马赛老港。太阳忙碌了一天,疲倦袭来,自然收敛了锋芒,因此,我们看到的太阳光辉不再炽烈,色泽也变得温和,与港口附近的建筑、游艇、海鸥,交织成优美的画面。我从公交车站走向老港。两侧是四层高的老房子,音乐家旁若无人地演奏,匆匆的行人,从老港走来,又向老港走去。我走出这条路,视线开阔了,的确是声名远播的码头,宽敞且笔直的石板路,围着码头,形成一个U字。我站在U字的下端,可以看到无尽的海洋,我知道,这是马赛老港的出口,无数艘轮船,无数次远航,都是从这里出发,前往世界各地。无数艘的轮船,无数次的远航,让马赛有了生命活力,让法国神清气爽。向左边看去,能看到一座山,山上是教堂,高耸入云的穹顶,也是马赛的最高点。在那里,马赛一览无余。我曾去教堂参观,站在教堂旁,马赛港的结构清楚无比,艘艘游艇,片片风帆,尽收眼底。其实,马赛老港并不老,只是相比较新近建成的新港,它有了沧桑的身世。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老港在废墟上重建。马赛制造业兴旺,商业繁荣,经济发展强劲,需要一个与世界相连的港口。它将向世界输出普罗旺斯的商品,它也将把世界各地的商品运回马赛,一来一往,就是一个国家、一座城市的动力与活力。

马赛的气质让我沉迷。马赛一点也不奢华,它沉默不语,很像一位有教养的贵族,常常以冷静、温和的眼光面对。只是冷静、温和的背后,藏着坚硬的自信。港口,往往是一座城市的经济中心,会有很多重要的机构在这里驻足,因此,也会有许多精彩的建筑拔地而起。与山上的教堂相对,是一幢灰色的四方形建筑,据说,是市政厅,有200多年的历史。我随便看了一眼,有许多话想说,可又不愿意说。四方形建筑的后面,是一栋略高的建筑,门口有一片平地,汽车停泊,井然有序。有人从大楼里出入,衣着考究,表情平和,有的钻进汽车,有的到码头散步,有的登上游艇,驶向大海。

在马赛住了半个月,闲了就到马赛老港。每每有一艘游艇驶向大海,我会盯着那艘游艇,直到游艇在海面上消失。这时我会想,游艇是不是去古堡了,与马赛老港有一箭之遥的古堡,建在一座孤岛上。据说,这是过去的监牢。大仲马把古堡中发生的故事写进了长篇小说《基督山伯爵》,至今,到马赛旅行的人,依然认可这个传说。每天,有很多人乘船登岛,在古堡中感受《基督山伯爵》的曲折故事和人物形象戏剧化的命运。我没有脱俗,到马赛的第四天,登上了孤岛,也在孤岛上的古堡里,迎合着一段缥缈的传说。古堡如迷宫,从一条狭窄的通道,攀上古堡的顶端向下俯瞰,有一个20㎡的凹地,四周是横着铁栏的小窗。小窗幽暗,看不清窗内的究竟,朋友多次来过,他抬手指向小窗,说,那里是监牢。我对监牢很恐惧,站在那里,看着许多游人向小窗内探视。我没有兴趣,一处让自由窒息的地方,让生命萎缩的环境,还是离远一点为好。我说,去看海吧。

地中海,真的令人心旷神怡。我是在马赛老港捧起地中海的海水的。水如翡翠,从手指缝流下,似乎目光也有了绿色。日光下的地中海,是真正的蔚蓝色,通透、豁达。乘游艇去古堡,犹如在蓝色地毯铺就的道路上前行,前方是狭长的孤岛,孤岛上是起伏的古堡,缓慢的速度,悠长的行进,是真正的普罗旺斯的浪漫。船在孤岛简易的码头旁停泊,从码头上看海,可以看到幽深的尽处,就连无拘无束的鱼也看得一清二楚。这是怎样的海,这是怎样的清澈,于孤岛上遐想,如梦如幻。

在马赛老港徜徉,总要问自己身在其中的感觉,便想起两个词:自然、古典。前一个词在眼前,后一个词在心中。马赛是自然美与古典美的结合。马赛背山面海,汹涌的海流与野蛮的潮汐不在这里横行。因此,这里的风景具有高贵的美感,也是地中海一个特殊的段落。从马赛港的源头,我们知道什么是厚重。当马赛新港开始承担一座城市的经济重任,这个老港有了回忆的资本,它像退伍还家的军人,在记忆里怀想往日的辉煌。在出海口附近的圣约翰城堡,还有圣尼古拉城堡,是记忆的资格。建于路易十四执政期间的古堡,如守候港口的将军,日日伫立,天天遥望,它要把老港的故事代代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