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少儿读物》退尔欧伦施皮格尔的故事

退尔欧伦施皮格尔的故事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08-02 13:40:32

     

  退尔·欧伦施皮格尔的童年

  退尔·欧伦施皮格尔出生在不伦瑞克市附近一个名叫克奈特林根的村子里,那里是有名的舍奔施台德草原。

  退尔6岁那年他的父母就送他到阿姆菜奔那里去上学。有一次在路上一位公爵遇到他。公爵大人很和蔼可亲,看到这个聪明的孩子就很感兴趣,跟他聊了起来。

  “上哪儿去,孩子?”公爵问。

  “上学。”

  “拿上这块银币,买点糖果吃吧!”

  “人家都说我是傻子,”退尔回答道,“我爸爸看见了会问我,哪来的钱买零食呢?他不会相信有人会给我钱的,随后他便会揍我一顿。”

  “拿着,”公爵说,“要是你爸爸问起来,你就说是公爵给的。”

  “我爸爸不会相信的。”

  “为什么不相信呢,孩子?”

  “是这样,”小退尔说,“公爵送钱给人家只送一块银币吗?您要把我的书包都塞满了银币,我爸爸就相信了。”

  “你说得对,小鬼,”公爵大笑着,把退尔的书包塞满了银币,“现在你可以回家给你爸爸看看你的财富了!他一定会相信是我送给你这么多银币的。”

  可见退尔从小就知道办事要有一个准头。

  有一次妈妈带着小退尔去看庙会。小退尔尽情地看热闹,不知不觉天已晚了。他想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睡上一觉。他看见一家农户后面有一排蜂箱。

  有几个蜂箱是空的。他就钻到一个空箱里睡着了。他妈妈以为小退尔已独自回家了,所以她很晚才回家。

  夜里来了两个小偷。他们要偷蜂蜜,就来到那家农户后面小退尔睡觉的那个地方。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我常听人说,最沉的蜂箱蜂蜜最好。”

  “这可不假,”另一个回答说,“我们就挑最沉的拿吧。”

  于是他们就一个接一个地把所有的蜂箱都掂了掂重量,掂到小退尔睡的那个蜂箱时,他们就说:“这个蜂箱最沉,我们就拿这个。”他们抬着那蜂箱就匆匆地走了。

  半路上小退尔醒了,他听到两个小偷在说话,他们对今天偷到的蜂箱感到很高兴。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那两个小偷互相也都瞧不见。这时小退尔从箱子里爬出来,使劲地扯前面那个小偷的头发。那小偷很生气,认为这是他的同伙在扯他的头发。他动手就揍了后面那小偷一个耳光,那后面的小偷回答道:“你这家伙想必在做梦吧?你以为是我扯你的头发吗?笑话,我为了抬这个沉重的蜂箱还忙不过来呢!”

  小退尔幸灾乐祸地暗笑,对自己这种行为感到高兴。当那两个小偷走了一段路以后,他又使劲地扯后面那个小愉的头发。那人当然十分气愤,高叫道:“我抬得肩膀都吱吱作响了,别搞这种恶作剧,扯我的头发了!”小退尔儿一会儿扯扯这个人的头发,一会儿扯扯那个人的头发,于是两人都互相怨恨对方,一路上相互谩骂殴打。最后小退尔同时用力扯两个人的头发。那后面的小偷索性放下肩上的担子,双拳同时出击殴打前面那个小偷。前面那个小偷也不示弱,随即反抗。两人打得难解难分,互相都饱尝了一顿对方的拳脚。这是他们为偷的蜂箱所付出的代价。而这时小退尔却悄悄地爬出蜂箱逃之夭夭了。

  小退尔还没有上完学,他的父亲就去世了。他的母亲只好带着小退尔回到娘家所在地马格德堡乡下去。他们住在萨勒河畔一个小村子里,母子俩相依为命,但生活日渐艰难。母亲想让小退尔去学门手艺,将来也好湖口度日。

  但小退尔对学手艺不以为然,到处闲逛,跟这个逗逗乐,跟那个开开玩笑,闹剧天天有,笑话日日出。乡里人都把他当成傻子,也乐得跟他逗逗乐。

  有一次一个农民间他:“你不是克奈特林根人吗,退尔?我听说,那地方出了很多笨蛋。”

  “我不知道,”退尔答道,“假如你想知道那里有多少聪明人,我可以给你数出来,因为那地方和这里没有什么两样:聪明人到处都有,但是没有笨蛋。”

  退尔·欧伦施皮格尔当长工

  退尔的母亲觉察到不能让她的儿子这样下去,怎么着也得给他找点事做做,所以她就让退尔去一家农庄当了小长工。有一天农庄主派他到附近城里的集市上去买几只小猪崽子,退尔乐意地去办了。他把小猪崽子放在一个口袋里,问同来赶集的马车夫,能否把这口袋放在马车上一起拉回去。马车夫同意了,于是他把装着小猪崽子的口袋放在马车上,自己就去玩了。

  集市上很热闹。他站在一辆拉着熟李子的车前吃起李子来。

  “嗨,小家伙,干什么呢?”卖李子的人大叫。“您不是看见我在吃李子吗!”退尔不慌不忙地回答。

  “你要挨揍吗?”卖李子的人大叫,拿起小鞭子就打退尔的背。退尔毫不介意,继续吃李子。卖李子的人不停地打,他就不停地吃,引来了许多看热闹的人,直到退尔吃够了李子挨了足够的鞭打为止。此时退尔转身向周围看热闹的人说:“这就是我称之为热闹的市场!这里的人真奇怪,喜欢用鞭打强迫人吃李子,直到人吃足了李子为止。”

  这之间,那位车夫,也就是退尔把小猪崽子放在他车上的那位车夫,还在车上装了许多大箱子和口袋,因为他不知道退尔的口袋里是什么东西,所以把装上车的东西统统都压在退尔的口袋之上。车子装满以后,车夫便跳上车,退尔也跟着跳上车,坐在他旁边,他们就一路有说有笑地回村了。当退尔到达目的地,把口袋卸下来,把小猪崽子交给农庄主时,农庄主发现小猪崽子已经死了。农庄主气得要打退尔,并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办事?这种东西你只要让它们在你前头走,你在后面吆喝着,它们就会自己跑回来的。”

  “我记住了,”退尔回答说。

  不久,退尔又被派到城里买豌豆。他把买到的豌豆背到山上时想起农庄主给他说的话,于是就把豌豆统统从口袋里倒出来,那些豌豆稀里哗啦一个劲儿地往山下滚,退尔拿着空口袋悠哉悠哉地回到主人家。主人问他:“退尔,你买的豌豆呢?”

  “它们马上就回来了,”退尔蛮有把握地回答,“我把它们倒出来,它们都稀里哗啦一个劲儿地往山下跑,我连吆喝都不需要。”主人气得狠狠地揍了退尔一顿。“哎呀,”退尔大叫,“您干吗打我?您不是说,让小猪崽子在前头走,我只要在后头吆喝,它们就会自己走回家吗?豌豆也会这样的。

  我是遵照您的命令才这样做的,您这样打我是没有道理的。我要怎么做才使您满意呢?”

  “你这个笨蛋,”主人说,“这种东西要放在口袋里,用绳子捆好背回来。”

  “我记住了,”退尔回答。

  不久,退尔又被派到集市上去买一只小山羊。他把小山羊买来,用绳子结结实实地捆住脖子,往背上一放就背了回来。当他到达主人家时,可怜的小山羊早已死了。主人给了他一记耳光。

  “没有人能使您满意,”退尔对主人说,“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却要挨您揍。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你真是个笨蛋!”主人说,“你为什么不给小山羊系上绳子牵回来呢?那样你就可把小山羊活着牵回来。”

  “我记住了,”退尔回答说。

  退尔又一次被派到集市上去,叫他为厨房买些陶罐。退尔把陶罐买到手,就用绳子系住罐把子牵了回来。当他回到主人家时,绳头上只留下若干罐把子,陶罐子早已被打得粉碎散落在路上了。不用说,退尔又挨了一顿鞭打。

  “你这个家伙,真拿你没办法。傻瓜!笨蛋!”主人怒气冲冲地大骂。

  “您冤枉我了,主人,”退尔说,“您不是给我说过,我只要用绳子系着羊牵回来吗?我这不是用绳子系住陶罐子牵回来了吗?现在您却这样大发雷霆地打我。您今天这么说,明天那么说,一天一个主意。今天按照您昨天的主意办就得挨打。我可受不了您这冤枉气。”

  就这样,退尔·欧伦施皮格尔结束了他的长工生涯,另觅出路。

  退尔·欧伦施皮格尔流落他乡

  退尔为了谋生,来到马格德堡市。他身无分文,就思考如何以简便的方法赚钱。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方法:有一天他在各街道宣布,明天中午他将在市议会大楼顶楼的窗户上飞翔。谁要观看这个精彩的表演,只要交一毛钱硬币就可以来到广场上观看。第二天,马格德堡全市男女老幼倾巢出动,挤到市议会大楼前广场上,准备观看退尔的飞翔表演。当然每人都带了一毛硬币。退尔忙着收钱,收了鼓鼓几袋钱币。当市议会大楼的时钟敲响12点的时候,退尔爬到楼顶上窗户边,活动活动手臂,好像那手臂就是他的翅膀。他做起要飞的样子。大家都瞪大眼睛看着,并相信那精彩的场面就要开始了。此时退尔却哈哈大笑起来说:“我原以为,这世界上除了我以外再也没有傻瓜了。

  现在我才领略到这个城市的人都是傻瓜,而且比我更傻。如果你们对我说,你们会从这里飞翔,我是不会相信的。可是你们现在却相信我这个傻瓜会从这儿飞翔。连傻瓜都不相信的事情你们却相信了,可见你们比傻爪还傻。想一想吧,我怎么能飞呢?我既不是一只鹅,又不是一只什么鸟,我没有翅膀,而没有翅膀是不能飞的。我很想飞,但飞不了。”说完这些话退尔就退了下来,带了赚来的钱一走了之。

  大家笑了,都说退尔是位逗乐大师,他们当然是没有翅膀的;还有一部分人认为,退尔是滑稽小丑,他虽然愚弄了他们,但他的话却是真理。

  退尔·欧伦施皮格尔来到了吕纳堡和策勒公爵的领地。退尔人未到,名声早就到了。有些人则很想和这位大师比试比试逗趣儿的本领。

  在吕纳堡有一位笛子制作工人,他也是一位流浪者,长期过着流浪生活。

  这位流浪者声称,假如退尔来了,他敢于捉弄退尔,而且会干得很棒。有一天,这位勇敢者坐在“跃马”酒馆喝啤酒时,退尔真的来了。退尔发现酒馆里很热闹,所以也就进来了。笛子制作工人想愚弄退尔,就请退尔到他家作客:“明天中午到我家来和我一起吃饭,假如您能来的话。”退尔答应了。

  第二天退尔去了,发现他家的门锁着,所有的窗子也都关着。退尔在门前走来走去,直到午后,门还是关着。此时他发现此人是想愚弄他,便一声不吭地走了。

  第二天早上退尔在集市广场上意外地遇到了那位笛子制作工人。退尔对他说:“嗨!诚实的先生,您大概习惯于请客人吃闭门羹吧?”

  “退尔大师,”那人道,“您大概没有听清楚我请您时怎么说的。我说:

  ‘明天中午到我家来和我一起吃饭,假如您能来的话。’您发现门锁着,当然也就无法进来了。”

  “谢谢您,我已领教了。”退尔说,“好嘛,人一生中学无止境,每天都有新的真理可学。”

  制笛工人大笑着说:“大师,我不想再愚弄您了。现在就到我家去,门敞开着,厨房里准备了美味佳肴。”

  退尔不愿去,因为他没穿札服。但制苗工人对此不介意他说:“您是我今天唯一的客人,就用不着穿礼服了。请头里走,我随后就来。”

  退尔想了想,决定不妨去一下。他匆匆忙忙地进入了制笛工人的家,发现如他说的,一切都在准备:厨娘站在炉子旁煎肉,女主人也在张罗。退尔一进屋就对女主人说:“您家先生派我来告诉您,有人在集市上送给他一条很大的鲜鱼,一尾大青鱼,叫您和厨娘快去帮他拿回来。煎肉的事就让我来做吧。”女主人说:“好吧,欧伦施皮格尔大师,那就有劳您了。我和厨娘这就去,一会儿就回来。”

  两位女人一起跑到集市上去。半路上遇到制笛工人。他问她们干吗这么匆匆跑来。她们把退尔的话如实说了。制笛工人只好哑然失笑地问:

  “大青鱼?大青鱼在哪儿呢?”

  “不是有人送你一尾大青鱼吗?是您让我们来拿的呀!”两位女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制苗工人怒气冲冲地对她们说:“你们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这是欧伦施皮格尔故意这么对你们说的,这后头不知要玩什么花招呢!”

  这时退尔·欧伦施皮格尔已把门反锁上了。当他们一行三人回到家时,发现门锁着。

  “你瞧,这可怎么办?”制笛工人生气地去敲门。退尔从窗户里探出脑袋来说:“不要敲门了,今天没有人来。这家主人说过,我是这里唯一的客人。走吧,等我吃完饭再来!”

  “是的,我是这样说的,”制笛工人喃喃地说,“可我说的是另一个意思。就让他吃吧。谁忘记不能再改变的事情就算幸运了。”说完后,制笛工人和他的妻子及厨娘到邻居家里去,等到退尔吃完饭以后再回来。

  退尔一人大吃大嚼了一顿,直到吃饱喝足才打开门,让那一家人回到家里。

  退尔·欧伦施皮格尔在汉堡

  退尔风尘仆仆地来到汉堡,第一桩事情是洗一个澡。澡堂里的跑堂对他的服务实在不敢恭维,浴中是旧的,给他的洗澡毛巾到处都是窟窿,跑堂的也缺乏应有的服务热情。

  退尔没说什么。他在离开澡堂子的时候在茶几的收款盘子里放了一个先令,一个先令在那个时代是汉堡这地方一份相当多的报酬了。跑堂的感到很吃惊,也感到很羞愧,因为自己服务得并不好。几天以后,退尔再一次来到这个澡堂子,那位跑堂的为他提供了非常好的服务,就像侍候一位市长一样。

  退尔让跑堂的热情服务,自己仍然一言不发,临走时在茶几的收款盘子里只放了一个芬尼,这是一份少得可怜的报酬。

  跑堂的又一次感到吃惊,贸然地问:“先生,我们怎么理解呢?通常情况是给两个芬尼,上次您给了一个先令①。”

  “完全正确,”退尔回答道,“今天给的一个芬尼是支付上一次的服务费,上次的那一个先令是支付今天的服务费。”

  有一次退尔来到“红狮”饭馆吃饭,他要了一盘汤和一份煎牛肉加素菜就闷头津津有味地吃起来。饭馆老板深知,凡不善谈的顾客常常都是有钱的主顾,于是他便低头哈腰地问退尔是否还要一杯酒。“当然喽!”退尔答道,“我付钱吃饭嘛。”酒很好,退尔享用了,还不时地咂咂嘴,称赞一番。吃完饭后,退尔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钱币对老板说:“老板,这是给您的钱!”

  那位老板甚为惊讶,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这位先生是认真呢,还是开玩笑?我该怎么表态?老板这样想。当退尔做出但然的样子,准备走时,老板拦住他说:“先生,您该付两个钱币,再付一枚吧!”

  “我没有要求你给我两个钱币的饭,只要求你给我所付钱的饭,”退尔回答说,“这是我付的钱。多了没有。至于您多给了,那是您的事。”

  “您真狡猾,”老板说,“您不如想点别的招儿来打趣。今儿就算我白送您这餐饭,这枚钱币还给您。希望您不要声张,赶明儿到对面‘狗熊’饭馆用同样的办法去打趣他们吧!”

  退尔笑嘻嘻地收起了那枚钱币,伸手去开门,临别时说:“‘狗熊’饭馆我昨天去过了,是他们让我今儿到您这儿来的。为了使您得到教益,我要奉劝一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希望您和您的邻居要相互和好,不要相互拆台。”

  有一次退尔在集市上闲逛,一位理发师来到他身旁间他做什么手艺。退尔对此人仔细观察良久后说:“简单他说,我是剃头匠。”

  这位师傅正缺少一个帮手,便接纳他去做工。他告诉退尔,他家就住在集市广场旁边,那朝大街的有一扇大玻璃窗的屋子就是他家。他对退尔说:

  “你瞧见那大玻璃窗了吗?你就进去,我随后就来。”退尔说:“好的。”

  说着就朝那方向走去,并且直接撞开玻璃窗进去,玻璃窗被撞得粉碎。“您好啊,师娘!”退尔向师傅的妻子打招呼。那位太太正坐在屋子里缝衣服。

  她大吃一惊,从椅子上站起来叫道:“是鬼把您引进来的吗?您干吗非得穿过窗户进来呢?大门不是开着吗?”

  ①一个先令等于1oo芬尼。——译者

  “亲爱的师娘,”退尔回答道,“不要发怒!您的先生让我从这儿进来的,并雇我做帮工了。”

  “好一个帮工,你简直是来给主人添乱嘛!”师娘斥责道。

  “难道一个帮工不要随时听从主人的指令行事吗?”退尔说道,“我的主人正是指示我从这窗户进来的。”

  此时那位师傅已经来了,当他看到退尔是这样进来时,叫道:“怎么啦?您干吗不从大门进来?为什么破窗而入?”

  “亲爱的师傅,您说过,我进那大窗户的屋子,您随后就来。我是按照您的吩咐进来的。怎么不对呢?”

  师傅沉默了。他急需一个伙计做帮手,便想道:“我以后扣他的工资。”

  于是他重新让人安上玻璃。退尔在他那儿工作了两三天,第四天主人让他磨剃头刀。

  “磨剃头刀吧,刀背也得磨光滑了,像刀刃一样,”师傅交待说。退尔站在磨刀石旁把刀磨得锃亮,不但刀背像刀刃一样光滑,而且也像刀刃一样锋利,并且还在不停地磨。师傅看到此情景时愤怒地大叫道;“你干的什么蠢事!”“我没有干蠢事呀,”退尔回答道,“我是按照您说的干的。”

  “你真是一个十足的蠢材,”师傅愤愤地说,“别磨了,滚!从哪儿来回到哪儿去!”

  “好吧,”退尔说。他走进屋子,然后又撞破窗户从3天前他进来的地方跳了出去。师傅一看不好,紧跟着就追了出来。他想抓住退尔让他赔窗户玻璃的钱,可是退尔跑得比师傅快,早就消失在人群中,踏上去马格德堡的大路了。

  退尔·欧伦施皮格尔努力学科学

  退尔·欧伦施皮格尔来到布拉格。他身着黑色长袍,严然一副学者的样子,并声称他知道万物的秘密。他张贴了一张告示称,他敢于解答一切学者大师都不能解答的最最困难、最最棘手的问题。这告示贴在教堂大门上和高等学府课堂的大门上,所有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教授、学者、师长们以及神职人员都能读到它。这使大学校长很生气,他把学生、硕士生、博士生以及师长们召集在一起商量如何遏止退尔的胡闹并羞辱他一番。大家决定给退尔提一些令人无法解答的问题,然后连骂带羞辱地把他赶走。学者们都在考虑提什么问题。他们最后汇集了5个问题,并一致同意由校长出面问退尔。接着校长让一位校役去请退尔第二天到大学来,校长将在大学全体人员面前向他提5个问题让他解答,如能解答,说明他有学问,如不能解答,那他就是一个欺世盗名的骗子,应受到相应的惩罚。“你告诉你的主人们,”退尔对校役说,“我愿奉陪,解答他们渴望得到解答的问题。我相信我的智慧就像迄今所表现的那样,能解答一切他们所不能解答的问题。”

  第二天大学生们和学者们都聚集在校园内,退尔带着他的仆役、几位市民和随从来了。他到达集会大厅后,学者们就让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回答所提出的问题。校长提的第一个问题是,退尔是否能测量出全世界的海洋中到底有多少升水。“尊敬的校长先生,”退尔回答道,“请您命令所有流向海洋的水都停止流动,我将给您测量出海水的量。”校长无法让流向海洋的水停止流动,所以不能要求退尔去测量海洋中的水。接着校长问道:“请告诉我,从亚当(注:根据圣经的传说,亚当是人类的祖先,是上帝造的第一个人)时代起到今天,一共过去了多少天?”“只有7天,校长先生,7天过去了,又一个7天开始,直至世界的未日。”(注:根据圣经传说,上帝创造世界,包括日、月、星辰、天地海洋、飞禽走兽以及人等等,一共用了6天时间,第7天上帝就休息了。)校长接着问:“第三个问题是:世界的中心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