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集书系》红星路上的赵晓梦

红星路上的赵晓梦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07-15 12:45:21

     

在成都,有一条纵贯南北的红星路,南北两端各延伸至磨子桥和八里庄,其间被划分为一二三四段。我在成都的15年,几乎就在这一条直线上走动,更具体的是在二段。原来路的两旁浓密的梧桐树,在一夜之间倒下,让二段85号我供职的单位与路对面《四川日报》那幢大楼赤裸裸地暴露出来。路上车水马龙,人行道人头攒动,我时常可以在人群里,不期而遇我的重庆小老乡赵晓梦。

这是一个个头不高满口重庆话、大学毕业就来到这个城市的成都人。说他是成都人,是因为迄今在他人生的生命线里,成都比重庆的刻度更长,重庆会离他越来越遥远。重庆人和成都人,在外省人看来,几乎没有区别。只有这两个城市的人,自己辨别得清清楚楚。巴与蜀,虽然在上世纪90年代末行政区划调整不再同属一个省份,但是文脉相同、习性相近,重庆人在成都和成都人在重庆,都如鱼得水,没有太大的不适。赵晓梦从西南师范大学(现在的西南大学)中文系毕业以后,就进入当时炙手可热的四川媒体业界,从普通记者干到了《华西都市报》的常务副总编辑。这其间,有得有失,得的是新闻界的认同和嘉许;失的是,那个在中学、大学写诗的赵晓梦蒸发了,诗坛几乎已经忘记了赵晓梦。一个曾经写诗的人,写过、不写了、或者写不出来了,被忘记原本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在上世纪90年代的文学记忆里,有一批中学生因为写诗,其影响波及了整个校园,如邱华栋、马萧萧、陈海泉、姜红伟、曾蒙等等,赵晓梦就是其中非常活跃的佼佼者。所以,他在诗坛的蒸发不能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

赵晓梦在西师的时候,我还在重庆。尽管他和他们那些诗歌青年很少到市里来参加文学活动,但是我知道他们的存在。茶余饭后,听到过很多他们在校园有关爱情的讴歌、爱情的呕吐、爱情的寻死觅活,而这些都与诗歌相连,都是他们赋予诗歌的衍生物。这是他们在缙云山下的秘史,只要有人漫不经心地翻开,那真是绚丽斑斓、五味杂陈。我曾经说过,赵晓梦不当诗人可惜了。他的家乡是绵延的嘉陵江进入重庆的那座著名的钓鱼城,那是一座英雄的小城,一座写进世界战争史的小城。北宋的守城将军余玠,在这里终止了蒙哥挥师南下的浩荡,蒙哥军帐下的一口黑血,改写了中国历史,让这个小城一代一代的原住民有了诗意的英雄情结。赵晓梦最初的少年梦与这个有关,梦有多远,舞台就有多大。那个被西南师大破格免予高考直接录取的大学生,那个一张娃娃脸标配的小个子男人,在北碚校园里,可以昂首挺胸地走路,不得了。从中学时代集结诗社、创办校园文学小报到参加各种中学生作文和大学生诗歌大赛,那些形形色色的奖杯、奖状,让赵晓梦头上有了“少年作家”、“大学生诗人”的花冠,爱情接踵而至,惟独盯准了同一个校园的戴氏学妹,在毕业以后把她“挟持”到了成都,诗歌不写了,却用诗意装点自己安居乐业的生活。

我从重庆到成都已经是新世纪初,我在红星路二段这边主持《星星》诗刊,他在路对面的《华西都市报》。我和赵晓梦先是工作上有了交往,然后每期散发着油墨清香的《星星》诗刊一出炉,他可以近水楼台,不花钱享受赠阅。每每读到精彩处,他会给我发个信息、打个电话,成了我值得信赖的第一个读者的真实反馈。直到有一天,他事先没打招呼,突然给我邮箱发来一组诗,并附上留言,大意是多年不写诗了,心血来潮,也心有忐忑,不知能不能过《星星》的法眼。老实说,由于他写诗停笔时间太久,那组诗确实没有通过。

但是以后的交往,更多的话题自然就是诗歌了,而且每次见面,总有诗歌的新鲜话题。记得从2014年开始,赵晓梦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恢复和找回了诗歌的感觉,写作激情喷射,一发而不可收拾。《星星》开始发诗,《诗刊》《人民文学》开始发诗,全国各地文学刊物到处都有赵晓梦的名字。去年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他复出后的新诗集《一夜之间》,这个诗集还原了赵晓梦诗人的面目。今年初春我去台湾,在台北一家简文版书店,看到大陆很多熟悉的作家的作品,书架上摆放我《深呼吸》的旁边摆放着他的《一夜之间》,两个朋友在海峡那边也靠得那么近,有点欣喜。当时我正想拿手机拍一张照片发给他,结果台湾媒体采访我,镜头对准,话筒递过来了,稀里哗啦回答了记者一通问话,采访结束就随团离开了那家书店,留下小小的遗憾。回来以后,我把这个遗憾转告了晓梦,他哎呀了一声,一笑而过。然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对我说,最近感觉是找到了写故乡的矿藏,想写的太多,写不完呢!

我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一个写作者,最忌讳的是见子打子,见什么写什么,没有自己的企图和方向;最困难的是找不到自己的写作路径,冥思苦想不知道写什么,有什么可以写。能够找到自己写作路径的人,就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难怪赵晓梦在去年《一夜之间》之后,又有一本新诗集《接骨木》,这本诗集里的诗有不少我读过,感觉诗人对自己的故乡没有浅尝辄止,而是用心在深挖一口井,每一注清泉的涌出,都有激越之处,你会在激越处触摸到诗人的心跳。

红星路上的赵晓梦,是优秀的职业报人,尽管现在纸媒的压力很大,而压力没有压住他诗意的澎湃,他在夜深人静时写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