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少儿读物》穷哥哥与富弟弟(1)

穷哥哥与富弟弟(1)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07-15 12:45:19

     

  从前有个有钱的老头,有两个儿子,老伴已经去世,所以大儿子跟着他过日子,帮他照料财产。有很长一段时间,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年轻人一大早就起了床,整天辛勤地劳动着。每个周末,父亲都要把挣到的钱清点一下。看见那只坚固的铁箱里的金币变成了一大堆,他高兴得直搓手。“铁箱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装满了,到时候我得去买只大一些的。”他自言自语道。他一心想着他的钱,没有注意到儿子脸上流露出了多么喜悦的神情,也没有注意到在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会时不时地惊上一跳,就好像走了神似的。

  有一天,老头子进城去办事,他已经有三年没进城了。那一天正好逢集,他碰到了很多熟人。等他走进旅馆大院时,天已经很晚了。他吩咐马夫给马装上马鞍,立即牵过来。就在他在大厅里等候的时候,老板娘走过来跟他聊天。在谈论了一番天气和葡萄园之后,她问他感觉才娶的儿媳怎么样,并问他对这桩婚事是否感到吃惊。

  老头儿一听,瞪大了眼睛。“儿媳妇?婚事?”他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没有什么儿媳妇,最近也没听说谁结了婚。”

  这正是好奇的老板娘想弄清楚的,但她装出一副非常惊惶的神情,叫道:“噢,我的天!但愿我没说错话。我可不知道,哎呀呀,当然啦,我本不该说的,不过……”说到这里,她打住了话头,双手在围裙上摸索着,好像非常为难似的。

  “既然你已经说了这么多,再说一点儿也无妨。”老头儿回嘴道,他突然猜到了她是什么意思。于是,那个女人像先前那样,丝毫也不勉强地回答道:“啊,好几个月以来,你那英俊的儿子每周都到城里来,并不全是为了买卖。而且也不是走那条最近的路来的!对了,他是骑着马从河那边过来的,翻过山坡,从看葡萄园的米贵尔家旁边经过。虽然我觉着他女儿长得太白了,不过人人都说她是全村最俊俏的姑娘。”说到这里,老板娘又打住了。她瞥了老汉一眼,看他有什么反应,却没有看出多少名堂来。他面无表情,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当她打住话头的时候,他平静地说:“继续说吧。”

  “没什么好说的了。”老板娘回答道。她突然想起在赶集的人回家之前,得为那些饥肠辘辘的客人准备晚餐了,“不过,在一个晴朗的早上,他们双双走进山坡顶上的那座小教堂,结了婚。我表妹给牧师当仆人,她发现了这一情况,告诉了我。再见,先生,这是你的马,我得赶快下厨房去了。”

  幸好那匹马走得稳当,而且熟悉道路,因为缰绳松松地垂在它的脖子上,主人根本没有留意它走的是哪条路。一回到农舍,老头儿就把马牵进马厩,然后找他儿子去了。

  “我什么都知道了,你欺骗了我。立刻给我滚,我要和你一刀两断。”他激动得喘不过气来,嘴里语无伦次地说道。这当儿,他儿子正快乐地吹着口哨,在门口劈柴呢。

  “可是,爸爸——”

  “你不是我的儿子,现在我只有一个儿子了。滚,要不然要你好看。”说着,他举起了鞭子。

  年轻人连忙往后退。他怕他父亲昏倒,瞧他的脸是那样的红,眼睛似乎快要从他脑袋上迸出来了。再待在那里是没有用的了:或许老人第二天早上能够听他解释,可是儿子心里却觉得他绝对不会收回自己说过的话的。于是他慢慢地走开了,步履沉重地沿着一条小路往前走去。小路通往靠他们家的山坡上的一个洞穴。他在洞里坐了一整夜,心里想着发生的一切事情。

  是的,他错了,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这件事究竟是怎样发生的。他曾打算把一切都告诉他父亲,并且相信,非常相信,要是老人看见了儿媳妇,会因为她非凡的美丽和善良而容忍她的穷困的。他把这件事一天一天往后推,总希望能等到一个更好的时机,现在却落得了这样的结局!

  如果说那天晚上儿子一夜都没有合眼的话,父亲也同样彻夜未眠。太阳刚刚升起,他就派人到城里,把小儿子给叫回来。小儿子一回到家里,农场主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说,便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说他现在成了他唯一的继承人,将继承所有地产和钱财,而且得回来住在家里,帮他管理财产。

  兄弟俩感情很淡。做弟弟的尽管一想到自己即将成为一位有钱的人,心里就感到非常高兴,不过却更想待在他原来住的那个地方。他不久就厌倦了乡下生活,渴望回到城里。尽管如此,他却并没有说出来,而是随遇而安,像哥哥以前那样拼命干活。

  时间就这样一年一年地过去了,但收成却不如以前好,于是老汉让家里在城里修建的大房子停下工来,担心会花光所有的积蓄。至于那个大儿子,他连名字也不愿意听到别人提起,最后甚至连他的面都没有见上一次,就去世了。像以前承诺的那样,他把所有的地产和钱财都留给了小儿子。

  与此同时,被他剥夺了继承权的大儿子越来越穷。他和他妻子一直在找活干,而且能省一分钱就省一分钱,但他们实在是时运不济,在他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们几乎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了。要是只有他一个人,他或许还能想办法生活下去,但看见孩子们一天天地消瘦下去,他实在是难以忍受,最后,他屈尊忍辱,翻山越岭,回到他兄弟居住着的那个老家。

  这是两人很久以来,第一次面对面地在一起。他们默默地看着对方。接着,泪水涌上了哥哥的眼眶,他连忙眨眨眼睛忍住了眼泪说道:

  “老弟啊,你哥我没有必要告诉你我有多穷,你自己能看得出。我不是来要钱的,只是来问一问能不能把城里那些建了半拉子的房子给我。我想办法让它们不再漏雨,这样,老婆孩子就有个地方住,还能省下房租。反正那半拉子的房子也不会给你带来任何收益。”

  弟弟听了,很可怜他,便把哥哥要的那几座房子给了他。哥哥快乐地离去了。

  就这样,又过了几年,有钱的弟弟开始感到孤独了,心想自己的年龄一天天地大起来,该成家了。他看中的妻子非常富有,不过也很贪心,不论有多少家业,总想得到更多。除此而外,她还是那些不幸人之一,总认为别人的财产比自己的多。那可怜的丈夫常常后悔,这辈子怎么就偏偏遇见了她,她的小气常常使他丢尽了脸面。不过他也没有胆量去管她,于是她更是变本加厉起来。

  他们结婚几个月之后,新娘想到城里去给自己买些新衣服。她以前从未到城里来过。买完东西,她想去拜访一下尚未谋过面的嫂子,在她家休息休息。那座房子坐落在一条宽阔的大街上。那本该是一幢非常宏伟的房子,但精雕细刻的石柱廊上却开着一扇简陋的原木小门,而那一排漂亮柱子的尽头更是空无一物。柱廊两侧的房屋都没有竣工,水顺着墙壁一滴一滴地往下流着。多数人都会认为这是个破落不堪的地方,避之唯恐不及,可这位夫人却发现只要花上一点钱,就能把这些房子修缮得跟当初设计的一样富丽堂皇,于是立即下定决心,要把房子据为己有。

  她一心想着这件事,走上了大理石砌成的阶梯,走进一个小房间,看见嫂子正坐在那里给孩子缝衣服。新娘似乎对房子非常感兴趣,问了很多问题,让两位新亲戚出乎原先预料,有些喜欢她,并且希望大家能成为好朋友。然而,一回到家里,她就立即来到丈夫身边,让丈夫把那些房子从哥哥手里要回来,因为房子十分合她的意,她能轻而易举地把它们修建得跟一座王宫一样漂亮。丈夫二话没说,只是告诉她可以到城里其他地方去买房子,她不可能得到那些房子,那些房子很久以前送给了哥哥,他已经在那里住了很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