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集书系》大堰春思

大堰春思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07-05 12:56:32

     

三月春归,万木复苏,又是一年草长莺飞的季节。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家乡村庄南面的那条大堰。

大堰在农村很常见,是用来拦水的堤坝。家乡村南的大堰东西长约十里,宽不足两米,修于何年未曾考证,据村里老人传言距今约有70年光景。时光飞逝,入伍不觉二十五六个年头,随着回乡次数的减少,儿时的记忆早已物是人非,渐行渐远,唯有村南这条大堰春夏秋冬皆自成趣,还让我回味几多。

春日,踏着崎岖的堰坡缓缓而行,浅草成簇,蜂飞蝶舞,堰两旁一侧是庄稼地,一旁是平坦的沟渠,上面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植物开着黄的、紫的、红的花儿,交相辉映,还有各种小虫子欢快地忙活着自己的事,不知疲倦,无拘无束。若此时和风徐徐,天高云淡,花草香夹杂着泥土味,偶尔传来虫儿鸣叫,心底便油然而生难以描述的惬意。在这个季节,于我最快乐的,莫过于来此读书。漫步在大堰上,卷着书本,眼睛疲劳了就朝四处的花草树木瞄几眼,走乏了就随意选一处坐一会儿,虽然没有陶渊明那种面对田园生活的洒脱,但也感受到环境对调节心情大有裨益。所以,即使不读书,偶尔心里有了不快,遇到生活上的烦心事,只要到大堰上走一走,所有的忧愁都会随风而去。

大堰的宁静终究还是没有持续多久。上世纪80年代初,由于拦水作用淡化,村里便在堰两旁植了些槐树、柳树,这反倒平添了些许生机。每当入夏,正是幼蝉破土而出的时候,一到傍晚,村里炊烟袅袅升起,一群小伙伴带着竹棍、铲子、手电筒等器物,不约而同向大堰进发,捕捉刚出来的知了猴,一个晚上下来,可以捉到几十只上百只,回家冲洗干净撒上盐巴腌起来,第二天早上便成了饭桌上的美味。

秋天的大堰,经过高雅色彩的装扮,美得让人心旷神怡。成片成片的金黄,与周围熟透的稻谷浑然一体,仿佛在等待人们检阅,而我却忽视了这番热情,无暇顾及大自然的馈赠,读书、背诵公式和讲义占据了生活的大部分……霜雪之后,大堰也换下盛装,树叶枯落,花草凋零,寒风入怀,满目萧然,完全没有了春的温馨、夏的火热、秋的成熟,但我依旧是如约而至的常客。寒暑易节,我也在一天天成长,面对苍凉,逼我冷静思考,远离浮躁。在高考落榜那一年,愧疚、自责、失望、无助的痛楚都陆续在这里得以修复,正如英国诗人雪莱所言,冬天已经来临,春天还会远吗?我在这里渐渐领悟了生活的不易。

如今,习惯了城市小区的拥挤、公园雷同的景致以及人工绿地的做作,实是一种无奈之举,也更为怀念家乡大堰那恣意而生的野性之美,那股“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的清香,那种没有喧嚣的闲适。于我看来,这便是生存与生活的界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