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少儿读物》乔装成男孩的女孩 (3)

乔装成男孩的女孩 (3)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07-04 13:45:12

     

  直到她们靠近了城市,公主才弯下腰,询问阳光该怎么做。“把手伸进我的左耳朵里,”它说,“掏出一块尖尖的石子,向身后扔去。”

  公主听从吩咐,把石子扔向身后,于是身后一下冒出了一座大山。妖魔的妈妈开始爬山,尽管公主她们跑得很快,但是老妖怪却更快。

  她们听见她追了上来,越来越快,于是公主又一次弯下腰,询问该怎么办。“把手伸进我的右耳朵里,”马儿说,“把你找到的刷子扔到身后。”公主刚把刷子扔到身后,身后便冒出了一片大森林,树叶浓密,甚至连鹪鹩也钻不过去。但是老妇人却抓着树枝,像猴子一样,从一棵树荡到另一棵。她总是越追越近,总是如此,直到她们的头发都被她嘴里喷出的火焰烤焦了。

  然后,公主在绝望之中,再次弯下腰,询问是否还有没有什么办法,阳光回答说:“快点,赶快把伊莱恩手上的订婚戒指取下来,扔到身后。”

  这一次,身后立刻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石塔,像象牙一样光滑,像钢一般坚硬,直插云霄。妖魔的妈妈一声怒号,晓得自己既爬不上去,也穿不过去。但是她还没认输,于是攒足力气,往上一跳。她跳到了塔顶上,跳进了伊莱恩的戒指中央,戒指把她紧紧夹住。只有她的手还能看得见,正紧紧抓住塔墙。

  老女巫想尽了一切办法,像火山一样,她嘴里喷出的火焰使石塔周围一百英里范围化为焦土,但是火焰却怎么也够不着两个逃跑的人。然后她作了最后一次努力,想挣脱自己,但是她的手没抓牢,掉到了塔底,摔得粉身碎骨。

  等奔逃中的公主看到这一切之后,她听取了阳光的意见,骑马回去,把手指放在塔顶上,于是石塔渐渐缩进土里。一会儿,石塔就消失了,就好像不存在似的,留在原来石塔的位置是公主的手指,上面戴着一个戒指。

  皇帝隆重地接待伊莱恩,对她一见钟情。

  但是这似乎并不能使伊莱恩快乐,她满脸忧郁地走在皇宫和花园里,心中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别的女孩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而自己却总是落在自己憎恨的人手中。

  于是当皇帝请她共同掌管帝国时,她回答说:

  “尊敬的陛下,在把我的马群满身披挂整齐带来之前,我是不会考虑结婚的。”

  皇帝听了之后,再次把费特弗鲁纳斯找来,对她说:

  “费特弗鲁纳斯,立即给我把群马找来,还有全身的披挂。否则的话,我要你的脑袋。”

  “伟大的陛下,我吻您的手!我刚刚完成任务回来,瞧啊,您又交给我一件任务,完不成还要我的人头。您的宫中有那么多勇敢的年轻人,全都跃跃欲试。他们说您是个公正的人,那么您为什么不把任务交给他们中间的某一个?您让我到哪里去找这些马儿?”

  “我怎么晓得?它们可能在天上或者地上某个地方,但是不管它们在哪里,你必须把它们找到。”

  公主一鞠躬,转身去找阳光。阳光听她讲完后,说道:

  “赶快取九张水牛皮来,用柏油涂抹好,然后放到我的背上。别害怕,这次你也会成功的,但是到了最后,皇帝的欲望将导致他的毁灭。”

  水牛皮很快就取来了,然后公主和阳光一起出发。路程又长又艰难,最后他们终于来到了母马放牧的地方。把伊莱恩抢走的妖魔正在这里漫无目标地乱跑,想找到抓住马匹的方法。同时,他却认为自己把伊莱恩留在宫殿里,非常安全。

  公主一看见妖魔,就走上前去,告诉他伊莱恩已经逃跑了,而他的妈妈想把她抓回去,却给气死了。听到这一消息,妖魔气昏了头,疯狂地向公主扑过来,公主正冷静地等着杀他。当妖魔冲过来时,弯刀高举在空中,阳光跳到他的头顶上,这样他的刀落下来时就不能造成任何伤害。而当公主攻击时,马儿则跪了下来,这样剑刃就刺进了妖魔的大腿。

  战斗非常激烈,脚下的大地都好像要陷下去似的,方圆二十英里范围内,森林里的所有野兽都躲到了洞穴里。最后,就在她的气力快要用尽时,妖魔把刀放下来一小会儿。公主逮着机会,手臂一挥,砍下了敌人的脑袋。长时间的战斗令她浑身颤抖,在颤抖中她转身离开,朝着群马吃草的地方走去。

  她听从阳光的建议,悄悄地爬上一棵粗大的树,从树上可以看见和听见群马,而她自己却不会被发现。然后阳光长嘶一声,母马都跑了过来,都想看看这个新来者——只有一匹马例外,不喜欢陌生的马,觉得它们自己原来那样子挺好的。阳光站在那里,就在它对自己受到的青睐扬扬得意之时,那匹生了气的马却突然冲了过来,拼命地撕咬,阳光要是没有那九张牛皮,必然会送命。战斗结束后,水牛皮成了一根根带子,战败的马则因疼痛而在草地上抽搐不停。

  如今剩下的任务就是将马群赶回皇帝的宫殿了。于是公主从树上爬下来,骑上阳光,而马群则温驯地在后面跟着,受伤的那匹马走在最后。到达宫殿后,她把马赶进一间马棚,然后去告诉皇帝她回来了。

  伊莱恩立刻得到消息,直接跑过来,一匹又一匹地唤着它们的名字。一看见伊莱恩,那匹受伤的马自己快速摇晃起来,一会儿就全好了,光滑的毛皮上连块疤都没有。

  皇帝得知伊莱恩的踪迹后,此时也已经来到马棚,然后在她的请求下,下令给母马挤奶,这样她和国王都可以用马奶洗澡,使他们永葆青春。但是母马却不让任何人靠近,于是公主又收到命令,让她完成这项任务。

  接到命令后,女孩的心沉重起来。最艰难的任务总是交给她,不用两年,她就会疲惫不堪,毫无用处。就在她胡思乱想之时,天下起了一场大雨,从来没有人记得曾下过这么大的雨,雨水一直漫过母马的膝盖。然后,雨突然停了。瞧啊!雨水都是大米,紧紧地缠住马腿。公主的心于是又轻松起来,她坐下来,快乐地挤着马奶,就好像有生以来天天干这活似的。

  皇帝对伊莱恩的爱一天深似一天,但是她却对他不理不睬,总是找借口推迟婚礼。终于有一天,当她用尽了一切办法之后,她对皇帝说:“请再答应我一个请求,陛下,然后我就嫁给您。您已经耐心等待了这么久。”

  “我漂亮的小鸽子!”皇帝回答说,“我以及我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的。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那么请给我一瓶圣水,”她说,“圣水保存在约旦河对岸的一座小教堂里。然后我就是您的妻子了。”

  于是国王命令费特弗鲁纳斯立即出发到约旦河去,不惜任何代价,必须把圣水带回来给伊莱恩。

  “我的公主,”公主在给阳光套上马鞍时,阳光说道,“这是你最后一次,也是最艰难的一次任务。不过别担心,皇帝的死期已经指日可待了。”

  于是他们出发了。阳光可不是个有名无实的魔法师,它准确地告诉公主到哪里去寻找圣水。

  “圣水放在一个小教堂的祭坛上,”阳光说,“由一群修女守卫着。她们日夜不眠,但是不时会有一个隐士来拜访她们,她们需要向隐士学习必要的知识。这时,一次只有一个修女守卫,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也许可以利用这机会,立刻得到圣水瓶,否则的话,不管要等多久,我们都必须等待隐士到来。其他没有办法得到圣水。”

  她们终于看见了约旦河对岸的教堂,而且令他们非常高兴的是,他们看见一个隐士刚刚到达教堂门口。他们可以听见隐士把修女召集到自己身边,让她们坐到一棵树下,围着隐士。只有一个例外,按照惯例,仍然在站岗。

  隐士有很多话要说,天气很热,站岗的修女坐累了,便躺在门槛上,呼呼大睡。

  然后阳光告诉公主该怎么做。女孩于是悄悄地跨过熟睡的修女身上,像猫一样沿着昏暗的走道往前爬,用手指摸着墙壁,防止绊倒在什么东西上,弄出声音,把事情搞砸。她安全地到达祭台,发现圣水瓶正放在祭台上。她把圣水瓶放进衣服口袋里,像进来那样小心地爬回去。她一下子跳到阳光的背上,抓住缰绳,让阳光尽快把她带回家去。

  奔跑的马蹄声把修女吵醒,她立即明白宝物被偷跑了,她的尖叫声又响又尖厉,其他修女都跑过来瞧瞧是怎么回事。隐士跟在后边追赶,当他发现无法追上小偷时,就跪在地上,让最致命的诅咒降临她的头上,祈祷倘若小偷是个男的,就让他变成女的,倘若是个女的,就让她变成男人。他觉得,无论是那种情况,惩罚都很严厉。

  惩罚都是些别人不同意的事情,当公主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变成男人时,她欣喜若狂。要是隐士在附近的话,她会从心底里感激他的。

  在他回到皇帝的宫殿后,人人都觉得费特弗鲁纳斯像个小伙子,就连妖怪的妈妈如今也不会怀疑了。他从袋子里取出圣水瓶,递给皇帝,说道:“吾皇万岁万万岁!这件任务我也完了,我希望这是您交给我的最后一件任务。让其他人也有个机会吧。”

  “我很满意,费特弗鲁纳斯,”皇帝回答说,“我没有儿子,在我死后,由你来继承我的王位。但是如果我有个儿子,实现了我最大的愿望,那么你就是他的得力右臂,用你的智慧指导他。”

  国王满意了,可是伊莱恩却不满意。她要报复皇帝,报复他让费特弗鲁纳斯遭遇这么多的危险。至于圣水瓶,她认为按照一般礼节,自己的追求者应该自己去取,不会遭遇任何危险。

  于是她下令在大浴缸里放满马奶,请求皇帝穿上白袍,和自己一起进入浴缸。皇帝愉快地接受了邀请。然后她把与阳光拼斗的马找来,给它一个秘密的信号。马儿立刻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于是一只鼻孔向伊莱恩吹送新鲜空气,另一只鼻孔向皇帝吹起热风,把皇帝原地烤焦,只剩下一小捧灰烬。

  谁都解释不了皇帝奇怪的死因,因此他的死亡在国内引起巨大轰动,人们为他举行了史无前例的隆重葬礼。葬礼结束后,伊莱恩把费特弗鲁纳斯叫到跟前,对他说:

  “费特弗鲁纳斯!是你救了我的命,把我带到这里,实现了我的愿望。是你把马群还给了我,是你杀死了妖魔和他的老巫婆妈妈,是你给我带来了圣水。只有你,没有其他人,能够成为我的丈夫。”

  “是的,我将娶你,”小伙子说,声音几乎就像他是公主时那么温柔,“不过你要记住,在我们家,打鸣的是公鸡而不是母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