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文集书系》为现代艺术发展民间美术注入灵感

为现代艺术发展民间美术注入灵感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10-08 10:17:55

     

 中国的现代艺术家们出于对艺术语言的探索和艺术风格的创新需求,自觉将民间美术的造型与色彩规律同西方艺术专业技巧相结合。民间艺术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艺术本身,而是一种有信念的生存智慧。民间美术为一条彰显中国本土精神的艺术之路,指明了方向。

 
世界上每个民族都有自己悠久而文化深厚的民间美术传统,其鲜明独特的造型造物传统,代表这个民族最本真的文化面貌和审美风尚,也构成了人类文化多样性的多元艺术格局。进入20世纪,在西方殖民文化与现代文明发展的双重影响下,世界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民间美术不仅对本区域艺术发展产生了影响,也跨越国界,对世界现代艺术的发展影响深远。
 
20世纪是一个民间文化与民间美术被发现、借鉴,并以此推动现代艺术创造发展的时代。
 
为现代艺术带来灵感参照
 
西方现代主义的发端和民间美术有着十分密切的关联。民间美术作为一种民族活态文化传统、普通劳动者的艺术,其内涵既包含当下的艺术形态和文化特色,也蕴涵这个民族早期最本色的文化基因。这也是民间美术和古代神话、原始艺术、土著艺术,以及儿童艺术相关联的原因。民间美术淳朴的生活气质、清新富有生命活力的艺术风格,以及大量隐喻性的文化符号和色彩象征,不仅为现代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形式上的灵感参照,也从艺术观念上为摆脱传统束缚、探寻现代艺术的发展之路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高更是西方现代艺术中原始主义艺术观念的开创者,他逃离巴黎现代的文明城市与贵族生活,投入到塔希提土著原始生活中去寻找自己的精神归宿,这也正是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家卢梭倡导的人性复归的价值追求。高更将生命融入土著人原始的习俗生活中,也把土著人的民间美术融入到自己的艺术创作中,其代表作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即是以西方油画融合土著艺术和东方艺术的结晶。
 
齐白石作为中国传统水墨画承上启下的人物,他的人生和艺术都堪称中国近现代社会转型期颇具代表性的经典。齐白石的水墨艺术历经了由中国最后的封建王朝向现代社会转型的巨大变革时期,一方面他的艺术集诗书画印达到了传统文人画独树一帜、自成风格的艺术高度,但同时,齐白石又独创了具有浓郁田园生活气息和淳朴生命力的艺术境界。齐白石的艺术中隐喻着一个鲜活的自然、一个清新的田园世界。他回到了文人画的真正源头——陶渊明淳朴田园之诗的世界,回到了民间清新的生命世界。齐白石把民间美术和民间生活带进了传统文人画的世界,他对传统水墨画在题材、风格以及艺术叙事上的实践探索,都以清新质朴的境界为世人创造了一个吉祥和平的美好世界。
 
齐白石在家乡湘潭村庄里的童年生活,以及学做木匠雕花从艺的经历,成为他一生创作的情感基础。淳朴的乡村生活、清新的田园自然景色、传统的民间文化、雕花匠艺的生活以及民间美术的熏陶,成为齐白石一生取之不尽的灵感源泉。齐白石在传统花鸟画题材中融入了细微真切而又鲜活的民间美术花草情趣,使得传统文人画的书卷气中多了一份民间美术的天然与艺匠的淳朴,多了一份人性浓郁的民间生活气息。齐白石来自民间,壮年远离家乡,来到北方京城,并在此走上画坛完成了他的绘画人生。齐白石在艺术上又回归民间,但回归的已不是木匠阿芝的手艺了,而是天地万物与人性一体的民间生命的精神世界。齐白石的水墨写意世界预示了一个民间文化复兴时代的到来,也为中国当代水墨的发展带来了清新简约的“民间”之风。
 
在毕加索的《亚威侬少女》中,人物面部的“面具”形象同样来自非洲黑人雕刻的灵感,非洲艺术对立体派的影响显而易见。作为西方殖民文化的非洲艺术,影响了西方现代艺术的一代人。“野兽派”画家马蒂斯、德兰和弗拉克等,都从非洲、大洋洲的原始艺术和土著艺术中汲取了养分,开创了自己独树一帜的画风。夏加尔,一个具有诗人气质的画家,他的画风带有明显的俄罗斯民间美术特征。这个“还乡的诗人”深深眷恋着他曾熟悉的俄罗斯民间生活,以及那些村庄、教堂和神话传说。夏加尔的绘画开端于立体主义画风,最后进入一个自由的民间诗画境界。他的艺术恰恰证明:在现代艺术中,民间美术对于一个离乡诗人具有多么重要的精神意义。
 
墨西哥壁画运动是墨西哥本土文化精神的复兴与革命,历经近一个世纪,对美洲及世界都产生重要影响,在20世纪30年代也影响了中国艺术界。墨西哥的壁画运动以开放的胸怀吸收了西方现代艺术的成就,但他们创作的精神主导,是向本土印第安民族艺术传统学习,以表达时代和人民的生活为己任。这种自觉的追求民族精神的绘画艺术实践,已超越了壁画本身,而成为人类艺术史中一个具有人民性的人文主义思想经典,这对今天全球化背景下不同民族本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仍具有深刻的启示意义。
 
给水墨艺术带来“民间”之风
 
在中国,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西方的科学、文化以及艺术传统对中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在借鉴西方现代艺术的同时,中国美术界也有融合民间美术进行实践的先行者。林风眠正是东西方艺术融合实践的代表人物,他在艺术思想和艺术形式上的探索,对中国美术界意义深远。他借鉴民间美术的皮影、绘画、陶瓷、木雕、色彩运用等多种民族艺术元素,在东西方艺术融合中追求绘画意境的空灵、绚丽华彩的表达,以及东方艺术的清新与神秘。民间美术为林风眠提供了自由而广阔的创作天地。
 
为本土精神艺术之路指明方向
 
19世纪初,欧洲各国先后完成工业革命,大量产品投放市场,但设计滞后。工厂只追求生产流程、销路和利润,艺术家尚未介入工业产品的生产。直到19世纪下半叶这种趋势才得以扭转。威廉·莫里斯等人首先提出“美术与技术结合”的原则,在英国发起“艺术与手工艺运动”,他们反对纯艺术,主张艺术家应从事产品设计、工艺制作。
 
然而,进入20世纪后,日本的著名民艺理论家、美学家柳宗悦却认为那些无名的匠人为大众生活所制作的工艺品才是真正的工艺,他于1926年发起了影响深远的“日本民艺运动”,并筹款兴建民艺馆。虽然这一运动受到“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的影响,但相比之下,柳宗悦的民艺运动对“民众工艺”的回归更加彻底,也更具东方日本式的朴质与唯美,同时影响了中国民艺学的形成和发展。
 
在民艺学之风的吹动下,中国的现代艺术家们出于对艺术语言的探索和艺术风格的创新需求,自觉将民间美术的造型与色彩规律同西方艺术专业技巧相结合。一些高端奢侈品牌的产品设计研发也开始把目光投向民间美术,有些品牌直接提出到中国传统手工艺中去寻找灵感,发现民间技艺和材质。民间手工艺品的材质与低碳时代倡导的价值观念一脉相承,设计研发和造型绘画都回到朴素的身心智慧中去发现灵感。在这一求新求变的探索过程中,很多艺术家逐渐意识到,民间美术的背后是一代代人用身心创造的生活与生存智慧,在民间生活中蕴涵着深刻的民族文化经典。民间艺术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艺术本身,而是一种有信念的生存智慧。民间美术为一条彰显中国本土精神的艺术之路,指明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