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华语文学》再见了,朱新建“快活”画家

再见了,朱新建“快活”画家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10-08 10:01:17

     

朱新建 1953年生,江苏省南京市人。1980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留校任教,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88年辞去公职,成为职业画家。是近20年来在美术界备受关注、最有争议的画家之一,新文人画的重要参与者和倡导者。曾获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银质奖;作品《除三害》获全国少儿图画优秀奖。为上海美术电影厂、中央电视台设计动画片《老鼠嫁女》、《皮皮鲁与鲁西西》的人物造型。著有《人生的跟帖》《大丰谈艺》《决定快活》等书。作品曾被中国美术馆、法国国家图画馆、比利时皇家历史博物馆等机构收藏。
 
我一直认为画画题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画到什么程度。题材只能作为一个事由,借这个由头提高一下大家的兴趣,如此而已。你去画现代城市也好,画古代农村也好,画青菜也好,画萝卜也好,其实这些都是一个载体。就像唱歌一样,你唱《好一朵茉莉花》好听,唱《康定情歌》也会好听的。你去唱一棵草、一朵花,并不是说如果唱一朵花好听,大家都去唱花,不去唱草,我觉得没必要。——朱新建
 
在陈衍看来,丈夫属于那种为画而生的,“他酷爱画画,即使右手不能动了,也学着用左手画画,他的一生就是喜欢画画。”为此,如期举办一场画展或成为怀念朱新建最好的方式。陈衍指出,4月12日在今日美术馆将如期举行朱新建画展。这一画展原本定于去年举行,但因种种之故延至今年展出。与此同时,《朱新建作品全集》作品征集活动也将于本月正式启动。该活动由朱新建本人授权其夫人陈衍及朱新建艺术研究中心组织承办。
 
创作 小脚女人到现代女郎
 
上世纪80年代,在朱新建笔下诞生了“小脚女人”。除了是因为“玩玩”的心态外,他说,创作这样一批作品也是“一种小男孩内心深处对性的幻想,以这种形式来满足自己的幻想,不过后来由于各种因素,这种私密的幻想被拿到社会上展出,被放大了。”
 
此后他又创作了新的主题:现代女郎。在他的画笔下,众多的现代女性闲散慵懒、自然随性。
 
借着这一题材,朱新建在中国水墨画的现代性发展路上打开了一扇窗户。其大胆艳俗的表达,一方面对中国传统习俗中的道德观提出了挑战,一方面也为中国画如何在传统与现代性之间建立了联系。朱新建曾说,“我最早曾想用齐白石的笔墨画裸体女人,应当是很过瘾的,但这实际上是做不到的命题。中国的笔墨是在远离肉欲的天人合一的思想里面慢慢长成的,西方人是比较写实的、比较色彩的,表达人的热情比较厉害。这两种我都喜欢,一种是比较野逸的笔墨,一种是比较激动的性情表达。”
 
生活 洒脱“跟神仙一样”
 
当然,朱新建留给当代画坛的传奇还不止于其绘画。艺术评论家水天中曾说,对于朱新建,我们仅仅是关注到他的画的话,并不能完全穷尽朱新建在当代文化史上的意义,更应该关注朱新建他怎样活着,怎样画画,对艺术是怎样一种态度。
 
朱新建的生活哲学可以用快活来形容。画画、写字、四处漫游、和美女聊天、逗宝贝女儿、写自己觉得好玩的小说、上网泡坛子,甚至与网友见面,什么都玩得有声有色。他看到画家有斋名的不少,想着也弄个什么斋名,遂给自家起了一个斋名———“除了要吃饭其他就跟神仙一样斋”。
 
对此,艺术评论家李小山就告诉记者,老友朱新建一直是个很洒脱的人,是位天生的艺术家,“因为洒脱,他从不计较自己的画卖多少钱,画价贵与否,他根本就无所谓。”
 
李小山回忆,朱新建虽洒脱,却不是声色犬马、虚无主义式的,“他非常好学,知识面、眼界都非常宽。”
 
头顶着新文人画领头人大旗,朱新建的传奇或许并不会因其去世而有所失色。昨日凌晨2:23,著名画家、新文人画代表朱新建在京去世,享年61岁。朱新建妻子陈衍告诉记者,朱新建一直对生命不放弃,很坚强。此次因为肺部感染走得突然,追悼会等事宜都将在今天进一步去处理。与此同时,4月12日在今日美术馆举行的朱新建画展或将成为美术界对其的另一种怀念。
 
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史来说,朱新建有点像“捣蛋者”。“85美术新潮”时他凭借小脚裸体女人画闻名并成为“新文人画”阵营中的主将。在朱新建的创作中,一直以女性形象为主要创作题材,无论是近30年前引起轰动的“小脚女人”还是后来的“现代女郎”,朱新建都在用最传统的中国笔墨展现了现代人的情感:一种人们在价值信仰普遍失落后的玩世、庸俗的生存感。而2007年底,一场大病令朱新建失语,右手偏瘫。此后他以超乎常人的毅力和乐观心态与病魔斗争,坚持练习左手作画。朱新建的妻子陈衍告诉记者,近两年朱新建身体一直不太好,但他一直对生命不放弃。2013年9月,朱新建的儿子朱砂与作家王朔的女儿王咪喜结连理,文艺界人士齐助阵,其间,朱新建因行动不便一直坐在轮椅上。两个月前朱新建又一次因为脑梗住院,此后导致肺部感染,“虽然他身体不好,但此次走得还是太突然,家里人都没想过他会走得那么快。”
 
我1985年便认识朱新建。当时他参加了湖北“中国画探新作品展”中,其以一批《金瓶梅》木版插画风格的小脚女人画参展,引来褒贬不一的争论。在我看来,朱新建的创作超越了中国传统文化。上世纪90年代以后,朱新建的画风有所变化,画笔下的对象图像有了转变,用中国最地道的笔墨展现了消费社会下出现的都市少女。用六个字来形容他的创作便是:很中国很当代。此后中国当代水墨发展中,不少人受到了朱新建的影响。类似李津,其绘画的趣味、追求都受到过朱新建的影响。
 
在朱新建那儿,画画几乎就是他全部。2007年大病之后,他依然执著地用左手画画,这批晚年的绘画还是很有特色,有着文人画中的生涩。
 
朱新建是30多年来中国当代水墨画领域中出类拔萃的艺术家。他才华横溢、知识面宽、艺术理想高。从其艺术创作来看,他的创作非常具有独特性,图式感非常强,与古人不同,与同龄人不同,与西方也不同。
 
虽然他笔下的花鸟、人物不能画得像齐白石、徐悲鸿那样炉火纯青,但那主要是因为他的年龄之故。我一直认为朱新建是可以做得更好的艺术家,但天妒英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