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华语文学》1977年的高考日记

1977年的高考日记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07-03 14:52:36

     

本文刊于《天涯》2007年第4期。从这原汁原味的私人写作文本中,我们能窥见时代在个体身上留下的痕迹,耐人寻味。四十年过去了,发生了什么变化?什么又是不变的?

高考日记(1977—1978)

1977年10月20日 星期四 阴

今上班仍是维修车床溜板。下午4时全段职工大会,最近运转车间出了两件重大事故:一是珞璜撞车,造成车辆破损;二是14日702机车(蒸汽机车)担任202次客车(重庆—成都)的驾驶,机车后部挂有一辆公务车,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省委第一书记赵紫阳乘车去成都。列车行至永川站,机车进站对水鹤加水,由于司机制动不当(刹车太猛),造成“危及中央首长安全的重大政治事件”,据说赵书记被撞成头部碰伤。今天的大会就是由肇事司机作检查,全段进行安全生产教育。

晚在九龙坡,去铁路俱乐部阅报,借书:《陆游集》、《鲁迅研究资料》。十时半就寝。

10月21日 星期五 阴

这几天上班都在维修日本C621车床。车床的毛病出在溜板,大家先是用刮刀铲刮溜板面、压板、床面,又铲刮溜板箱齿轮的轴承套,但还是不行,还是找不出原因。晚在九龙坡。

今天《重庆日报》登载了《教育部召开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的消息和《人民日报》社论《搞好大学招生是全国人民的希望》。大学招生制度已有重大改革(大意如下):1、凡20—25岁高中或高中毕业文化水平的任何男女青年均可报名应考;2、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直接招收一部分优秀学生;3、统一招生,毕业后国家统一分配;4、招生原则实行德智体全面衡量,在德体相同的情况下,要把文化水平最优秀者选拔出来。实行自愿报名,统一考试(县、区),地、市初选,学校录取,省(市、自治区)批准的办法,不用单位推荐。另外:对实践经验比较丰富并钻研有成绩或确有专长的,年龄可放宽到30岁。婚否不限,要注意招收1966、1967届高中毕业生。今年高考在四季度进行,新生于明年二月底前入学。报名者可按个人爱好特长,按学校和学科类别,填写2—3个报考志愿。考试分文理两科,文科考:政治、语文、数学、史地;理科考:政治、语文、数学、理化,考外语的加试外语。“这样做,为的是广开才路,提高质量,早出人才,早做贡献,以适应国家建设的迫切需要。”

祖国在召唤,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理想在召唤。可叹自己1965年初中毕业就被剥夺了升学权利,这十二年历尽艰难坷坎。自己的青春已逝,学业已废。但我还是“老尼姑思凡心不死”,决心在这大好年代的大好机会中去“跃一跃龙门”——考文科。

(记于晚9时半,靠在床上)

11月6日 星期日 阴

决心去考大学。如果说过去这种信心不甚坚定,那么通过这次调资却是变得坚定了……

当前的困难:文科要考政、语、数、史地四门,其中的数学却是难关,初中毕业后忘的多,而高中的没沾过边;时间紧,估计在12月份就要考试。

怎么办?自信必须坚定,有勇气,有信心。但具体问题则须切实求得解决。复习的重点应当是语文与数学,语文一定要最好,数学力求及格就行。

这是当前一切的中心,一切应服从于这个中心,要紧紧抓住主要矛盾。时间问题(白天要上班):每天晚上,星期天,及再设法挤时间。四妹(吾妻)支持我,她愿承担蕾儿(半岁)和全部家务事,星期天不再叫我做家务和抱小孩。

一个快近三十的青年人,他的宝贵的青春时期已被“四人帮”的捣乱所耽误。今日他决心去考大学,让祖国挑选,心中真是咸酸苦甜,百感交集。

(星期天下午随笔)

11月7日 星期一 阴

蕾儿近几日拉肚子,今晨我先到解放碑“儿童保健所”挂号,至8时,四妹抱蕾儿来看病。菜园坝火车站赶8:45的通勤车来九龙坡。上午和杨工长检修抓煤机,下午检修动轮车床:电机的齿轮箱错位,加以调正。

[复习的方案]时间太紧,白天上班,晚上在单位宿舍又不安静,星期天及平时回家有家务。时间,复习功课的时间从何而来???困难、矛盾重重。

或许我的这种念头(想考大学)是属于“异想天开”一类吧。但,在心里,我的自信甚坚。

文科要考四门:政治,语文,数学,史地。分析一下情况,确定一下复习的方案。

A、政:十一大路线,揭批“四人帮”,马列主义基本知识,党的重大方针政策。

B、语:造句,文言文的翻译,评议一篇文章,作文二题:论说文——揭批“四人帮”,实现四化;记叙文——记大干社会主义的人或事。

C、数学:量力而行,只能把初中的复习完毕。

D、史地:近代史为主,历史上的重大事件。

11月30日 星期三 晴

下午填写高考登记表。机务段在职职工报名的有6人,连家属留城子女一共约20人。登记表所填主要内容如下(备忘):

报考志愿(省内外各3个)

省内:(1)四川大学·汉语言文学;(2)西南师范学院·中文;(3)四川师范学院·中文。省外:(1)复旦大学·新闻;(2)北京大学·图书馆;(3)武汉大学·文史。如上述志愿未录取,愿否服从分配?愿服从:文史。

虽已报名,但还须经街道招生办公室批准,发准考证,才能进入考场。需交报名费5角,2张免冠照片。如能准考,则在下月9日、10两日就要考试。

12月3日 星期六 晴

今给小组写年度工作总结。又,自习史地。

[冷缩的心]可能,我考大学的理想只是一场幻梦。我的面前有不少不利因素:一是年龄已超过二十五岁,虽不到三十,但已二十有八了。二是已婚。三是数学毕竟没有把握,可能不及格。四是文史也并不见得胸有成竹。我现在的打算是:语、政、史地力争能考最优,数学已没法了,复习已来不及了,高中部分更没指望——自己只读完了初中。既然今天已有了高考的机会,一个有为的青年,岂能长坐鸣厄?!冷缩的心,在春阳之下,沸腾吧。

12月7日 星期三 雨

上班:架修库60吨油压机搬运,装车,厂修。寄《重庆日报》散文《我的弟弟》。收市文学艺术组来信,附一入场卷,重庆市文艺界批判“文艺黑线专政论”大会。时间:1977年12月10日上午8时半,地点:市文化宫礼堂(但我在10日要参加高考,无法参加)。

12月8日 星期四 晴

准备高考。上午请假在宿舍自习数学。午后去杨家坪市八十中领取准考证,熟悉考场。由机务段招生领导小组董庆生和黄桷坪街道革委会带队。九龙坡区的文科考场设在市八十中,理科在市三十五中。等至3时,各单位考生到齐后,由考场负责人进行“考场纪律及考生注意事项”教育,然后发准考证。我在第十五考室,准考证号码是:渝文22936。考试时间:

9日上午:语文

下午:数学

10日上午:政治

下午:史地

同住职工宿舍的李某今回来。此人甚怪,一睡下即鼾声大作,其声既响又怪异,睡至半夜,又突然起床,少倾(顷)又卧,疑为癫狂。昨晚被其闹得一夜不得安宁,至1时还未能入睡。今头甚昏,睡眼惺忪。晚在九龙坡,明就考试了。

12月9日 星期五 晴

全省大学文化考试今天开始。这是我第一次走进高考考场,也是“文化大革命”以后的第一次正规的考试。

上午9时至11时半考语文——

语文基础知识部分(30分)有:1、修改错别字和纠正病句共4题。2、区别修辞手法3题。3、默写毛主席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4、解释二题:“学不可以已,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作文(70分):《人民日报》11月10日报导《一个青年矿工的变化》读后感。

下午考数学。

12月10日 星期六 晴

今日考政治、史地。政治包括问答和名词解释,主要内容有:名词解释:科学社会主义,剩余价值,矛盾的主要方面,先验论。问答:1、感性认识怎样上升为理性认识。2、为什么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3、用两点论并结合实际谈谈红与专的关系。4、《毛选五卷》的主要思想。5、毛主席怎样论述走资派问题,“四人帮”怎样歪曲、篡改及其罪恶目的。

史地更简单,多是初中知识。主要内容有:

一、历史部分:填充题:毛主席关于人类历史的一段语录,关于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社会性质的一段语录;我国古代四大发明;古代各朝代名称;清朝时我国疆域东北、西北之位置;三国吴派谁去台湾等。问答题:关于义和团运动的性质和意义;二次鸦片战争后,沙皇侵吞了我国哪些领土。

二、地理部分:填充题:我国四大海洋的名称、海岸线长度、沿海各主要岛屿;我国的土地面积,东西—南北、东北—西南走向的主要山脉。问答题:行星和恒星;地震震度和裂度;我国的气候特点及农民怎样利用气候发展生产;西亚的地理位置。

[考后]文科考场考生济济,既有三十挂零的老考生,也有十六七岁的应届高中毕业生;既有参加工作多年的工人、教师、各界人士,也有为职业而苦恼的社会青年。下午考试毕,与九龙坡成都铁路局配件厂的何文朝同乘3路电车进城,谈及这次高考,我们一致认为:考题出得太不合理,或是没有道理,除数学外,语、政、史地只相当于以前初中考高中的水准。而不少考生都以为这次高考考生多,录取数量少,可能要考尖子,考题也会深,故都去钻了深的。恰恰相反,对浅的、常识一类的,一看就懂的知识,反而忽略了,至使临考时大大出乎意料。高考已经结束,我好像完成了一件任务,轻松了。

12月11日 星期日 晴

[衡量、锻炼与教训]大学文化考试已经结束,我做梦也不会想到居然在离开学校十二年之后,又跨进考场,进行了一次紧张、严格的智力测验。做梦也不会想到的事,却成了现实。考得如何?能否录取?还是“名落孙山”?这些我都没有仔细去想。我只觉得完成了一项重要的任务——这是对自己一次很好的衡量与锻炼。我的心是踏实的,充满着喜悦。

这是对自己十二年来自学情况的一次衡量与总结。离开学校十二年了,我虽没有严格地坚持自学,但毕竟还是经常没有离开书本。因此,经常接触到的知识没有忘记,而没有接触的却几乎全部还给了老师。我对自己的估计是:在文史方面成绩应在良好;而数学则是希望及格。同时,也暴露了自己的弱点:基础知识掌握不牢固,吃的墨水毕竟太少。因此在语文考试中,出现了完全不应该出现的错误。如解释《劝学》一语:“学不可以已。”解释为“学习不能自满”,准确说应是“学习不可以停止,放松”。又如改错,将“志志不倦”改为“致致不倦”,改错不成,仍然是错。自己的自学情况到底如何呢?结论已很明确:文史是取得成绩的,但基础还不扎实;数学则是一个空白。

考试已经结束了,但教训却铭刻在我的心头。什么教训?一是办事犹豫;二是不抓主要矛盾。可以说(或许)将一个美好的未来失之交臂。从报上看到高考改革的消息后,当时虽已有参加考试的念头,但准备却不充分。担心自己年龄大,文化低(初中),而没有坚决考、力求考取的决心,因此几乎没有好好地复习过。快临近考试,还在动手写小说,抱着一种“看看试卷也是值得”、“碰碰运气”的侥幸心理。进入考场,方才发现今年的试题竟是如此之简单,如果我能在考试前有一星期或两星期的复习,可以肯定,还将得到更多的分数。但时不再来,机不可失,今天想来,只能成为一件深感惋惜与懊悔之事记入我的日记本了。因此,凡事不干则已,干就一定要把它干好,切不可拿拿放放,三心二意。这个教训的确是宝贵的。

据说在一月上旬要检查身体,到时,如没有体检通知,则说明初选已被淘汰。白纸黑字,一清二楚,自己的试卷已经成为既成的事实了,只能看评卷结果如何了,只能看初选的方案如何了,只能寄希望于“伯乐”了。

1978年1月1日 星期日 雨

阴,有小雨。元旦节日加班,仍在动轮车床铲刮床身、刀架。晚在九龙坡,去铁路俱乐部阅报。

△考不上大学怎么办?今年是否还打算继续去报考?如有这个决心,则从现在起就应着手准备复习和自修了。估计1978年的高考在夏季6、7月份,据说还要增加一门英文。

△七七已过,七八已来,辞旧迎新,感慨多多。机不可失,时不我待,抓住当前,奋发努力。如何努力?模棱两可。何去何从,高考如何?夜半梦多理想多,又想写诗又想把小说做。清早猛听广播响,慌慌张张离被窝。一天工作多辛苦,哪里还有时间、精力把文章做?呜呼,理想与现实,理想与吃饭,理想与上班,矛盾何其多。写到此,愁如织,乱如麻,理不清这人生路……

1月3日 星期二 阴

上午仍铲刮动轮车床刀架,已快完工。

中午听邹习新(这次同去参加高考的机务段工人)说,下面县里已有人来搞知青考生的政审,看来重庆市的考生初选也应在最近几天有消息。命运,我的命运将如何呢?(于中午12时半记)

[高考已有希望]下午和顾德川在检修给砂塔的砂管。约3时半,遇到党委干事董庆生(这次由他负责机务段招生事宜),问了情况,董告诉我以下消息:今天他去开招生会议,初选名额已定,机务段有两名,文科一名是我,理科一名是邹习新。职工子女考得都普遍差,年纪大的考得较好。现还要交党委讨论,征求群众意见。明天张榜公布初选名单,再以后是体检等等。

1月4日 星期三 晴

上班,今检修汽室汽缸扩瓦机。

[高考初选公布]上午机务段招生领导小组公布高考初选情况(张贴),如下:

根据省招生委员会按照国务院和省革命委员会有关招生的政策、方法规定,确定下列考生参加体检,并征求群众意见。在政审、体检、征求群众意见的基础上,报请上级招生委员会,按照德智体全面衡量的原则,择优确定初选名单和审批录取。

文科:王泉根,编号22936。理科:邹习新,编号×××××。体检时间另行通知。

机务段招生领导小组

1月4日

董庆生今找我和邹习新,告诉这次初选的有关事宜:一、要写一份自我鉴定,相当于自传,写清政治历史、道德品质、劳动态度及表现、组织纪律性等。政审和基层党支部意见等均要在7日上交,故自我鉴定在明后日要交。二、体检。重庆全市统一规定体检时间在6—9日,我们在市第三工人医院(在李家坨),具体体检时间另行通知。体检时须带准考证及半身免冠照片一张,体检费用自理。

据悉,这次初选名额约占考生的1/7。九龙坡区有800多人。报考志愿是师范的,还须口试。晚回家,告诉家里有关初选等事。三弟这次初选也已成功(注:三弟当时在四川省蓬安县河舒区当知青),父亲下午打电话问了河舒区的知青带队干部,据告全区知青考大专确定体检的,只三弟一人。

1月9日 星期一 晴

今去李家坨市第三工人医院进行高考体检。上午8:00通勤车到段后,和邹习新一起,从九渡口坐轮渡过长江,到三医院。交体检费1元,并登录体检表格,然后在工作人员带领下,参加各科体检。顺序是:外科,胸透,五官,内科,主检。检查的结果是:合格。体重为53公斤,视力左右双目均是1.5,其它检查均是正常,因为医生并没有多问什么,当把体检表送给主检医生时,主检只是看了一下,然后就通知:“可以回去了。”而邹习新却叫他去做“肝功”。机务段专门派了一人负责体检带队,是一位姓刘的五十多岁妇女。这次高考时她被抽调去黄桷坪街道招生办公室。

午饭后,2:00回机务段。给父母写一信。晚在九龙坡。

至此,有关这次高考,我应该做的事已全完成了(考试,写自我鉴定,体检)。我还是把这次高考忘却吧,因为,怎能知道,我的命运将如何呢?

1月10日 星期二 晴

上午检修离心水泵,下午车间出黑板报,晚在九龙坡。

晚7:00,正在宿舍摘抄《普希金抒情诗二集》,配件厂的何文朝和张民昌来访。何昨日下午也去体检了。谈到这次高考,大家都有同感:我们已取得了“候选”资格,但现在却是度日如年,不知未来的命运将如何安排?何说:如果录取师范,去还是不去?西南师范学院是面向西南分配的,今后万一离开重庆,怎么办?探讨的结果,一致认为即使是录取师范也是一个读书机会,所谓“机不可失”。最后我们约定:如接到通知,就立刻互相告之,最好能在半路上相逢,一同录取,并一同录取在同一所大学,现在的理想就是四川大学。

1月26日 星期四 晴

今同昨,仍在机务段工会写“学大庆规划”。收23日《重庆日报》样报两份,已刊出去年12月7日寄去的散文《我的弟弟》。晚在九龙坡,去铁路俱乐部阅报。

[三个人的梦]昨晚,我做了这样一个梦:高考结束后,我一直在等消息,忽然邮递员给我送来了一包资料,打开一看,里面有书籍,还有自己的考试卷子。我连忙寻找通知书,但一无所有。我想肯定是没有考取,要不,为什么要把考试试卷给我退回来呢?梦中醒来尚心有余悸,暗自庆幸多亏是梦,假如是现实,那……。早上上班,刚到小组,碰到管国荣,一见面,他就立刻告诉我,昨晚他做了一个很有趣的梦,说他已经考取了大学,但是是师范学院。当他兴冲冲地拿着录取通知书跑来告诉我时,恰好我在画画,而且画得很好。管很为我遗憾,说我应该考美术学院,不该考师范。我也说填错了志愿,但既然考取了,还是十分高兴,我说我要立即回家,去告诉家人。——这是第二个梦。

去食堂吃饭,遇到同去参加体检的邹习新。我问他:“可有什么消息?”邹透过近视眼镜看着我,神秘地说:“我已接到了通知书。”“什么时候?”“昨晚,在梦中。我考取了农学院,农业学大寨专业。”“哈哈哈……”我们一齐大笑起来。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三个人居然做了三个同样题材的梦:都是关于高考的录取。我的梦是担心,白日里忧心忡忡,到晚上还是心有余悸。小管的梦是关心,关心我的考试能否录取,假如真的如他在梦中所讲一样,那么朝夕相处的同事就要很快分手了。邹眼镜的梦是开心,听了他的梦,我们立刻齐声大笑:哈哈哈……

(于夜10:50)

2月2日 星期四 晴

上班,仍搞磨床防护罩。晚在九龙坡,去铁路俱乐部阅报刊。回宿舍后,摘抄现代作家人物传,至11时。

[高考录取已在进行]今天见到2月1日的《四川日报》一条消息(摘要如下):在德智体全面衡量的原则下,四川省1977年大专院校新生录取工作已经开始。全省报考的考生有140多万人,其中大专考生有57万人,已有100多所高等学校前来招生。每所大学的新生录取工作一结束,将立即发出录取通知书,预计在二月底全部发完通知。中专在大专录取后进行,在三月底发完通知。

难熬的二月!从现在起到月底还有整整二十六天。这二十六天是决定我未来生活路线的重要时刻,这是多么难熬的日子……

体检已数日,回来等消息。一日复一日,通知无影迹。朝盼月复东,夜长愁梦杂。唇干茶无味,腹饥不思食。我急钟不急,滴答滴答滴。度日如度年,船头骑马急。晨起撕日历,奈何只一页。时光过得慢,老天太吝啬。

2月16日 星期四 晴

上班:搬锻工房气锤。下午4时车间技术学习班开学典礼。晚在九龙坡,去配件厂,何文朝不在,病假回家。据张民昌说,何因未接到大专录取通知书而惶惶不安。

2月21日 星期二 晴

因停电,与星期日调休,故今未上班,在九龙坡。感冒,去铁路医院开中药。中午三弟来九龙坡,下午为了解高考录取事,同去电力校九外婆家,4时回来。

据九外婆说,省属大专院校于15日、16日去省招办录取新生,大概在月底基本发完通知。中专录取要在下月中旬进行。据说,今年的招生工作做得相当周密,考生的政审按“绝密”、“机密”、“一般”(即可以进入“绝密”类学校、专业)分类。体检按“受限”、“不受限”分类。最终是看分数,将考试总分划分为几类,然后由不同的学校挑选……

2月28日 星期二 晴

在家,感冒渐愈。上午和四妹抱蕾儿去五里店看医生。蕾儿近因气喘,常咳,又见消瘦。五里店门诊室为公社卫生院所办,仅4人:一挂号,一看病,一发药,一打针。医生是一位老者,专长儿科,故求诊者甚多。经诊断蕾儿是气喘,肺无异。回江北城,复去红卫医院看中医。中午过嘉陵江,去解放碑抓中药,2时回。购《广东文艺》第1期。

下午和三弟讨论修改童话稿。据传,近日省内大专院校已发录取通知,江北城参加体检的30余名考生,已有十人在今天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其中有重庆师范学院等校。

3月1日 星期三 晴

晨,通勤车来九龙坡。见邹习新,邹云:近日各校已发通知,其姐已被西南师范学院化学系录取。到机务段传达室,未见一信(!)看来,已经名落孙山:

名落孙山兮失之交臂

薄枝无依兮弱操不植

可惜可痛兮夙愿幻灭

愁思难裁兮独坐鸣厄

(于上午10:20)

[接大学录取通知书——又一个生活的转折点]正当自己独坐鸣厄之时,不可思议的命运为我作好了安排:中午11点40分在机务段传达室收到了一封挂号信——西南师范学院寄来的录取通知书。

——活着是多么幸福,因为我跨进了大学之门!

(记于晚10:20)

3月2日 星期四 晴

激动,喜悦,如梦。这就是我接到通知书后的心情。我怀疑了很久:难道这是真的吗?难道真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吗?恍恍惚惚,如在梦中。梦,渐渐醒了:这是真的,是在阳春三月发生的真实的事。于是我就开始忙碌起来,我要尽早做好入学的一切准备,尽快恢复多日的精神疲惫(差点崩溃),养精蓄锐,励马秣兵(砺兵秣马),去投入人生一个更新的战役。新的路正等待着我……

昨天收通知书后,胡乱吃了一点中饭,就去配件厂找何文朝。何的通知书还未见踪影,心情之焦燥、愁闷、悲哀,真有“痛不欲生”之状。此时此刻,我觉得实在不该去问他情况,或者干脆我也没通知,倒还可以互相劝慰,惺惺相惜。何的心境,何的理想,我完全能理解,因为,与我前些时所想的一致:理想、爱好、工作三者应统一,人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其聪明才智。临别我送给他一首普希金的诗:“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心急,不要悲伤……”昨晚回家,全家人当然都是“皆大欢喜”。

今上午和三弟一起来九龙坡,到机务段已11时。忙于办理离职手续:去人事室唐永福干事处,领了一份《职工调离职清单》,按清单需到下列部门去办理应办的事:车间,财务室,材料室(交还工作服等劳保用品),工具室(交还工具),工会,总务室(交还职工宿舍钥匙),人事室(最后告别)。但忙了一个下午,只办好了两件事:一是去工具室交还了全部工具,二是在团委办了组织关系转移的介绍信。

晚在九龙坡,和三弟去铁路俱乐部看纪录影片《星火燎原——解放军50年史》。

3月14日 星期二 晴

理想成为现实,这是多么幸运!

今日到西南师范学院报到,校址在重庆市北碚。上午10时轮渡,三弟送我过嘉陵江,刚爬上朝天门码头,学校派往这里迎新接待站的卡车已快要开了。仓促放上行李,10时半卡车始发。到牛角沱,又上来一批新生,卡车上行李、箱包堆得满满塞塞,人挤人。从城里到北碚车行约一个半小时,三月的风尚有丝丝寒意,但每个人的脸上都绽放着笑容,互相问询考取的是哪个系。大家都有相同的身份:西南师范学院1977级新生。1977级——这是特殊时代我们这一批大学生的共同符号。1977级——将永远镌刻在我们的心里。历史,为1977级翻开了新的一页……

作者附言:三十年前的1977年,我28岁,在重庆谋生,当时的重庆市归四川省管辖。我的身份是重庆铁路分局九龙坡机务段设备车间的一名机械钳工,学历初中,月薪38.60元。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我抓住这一次对于我来说绝对是“转瞬即逝”的机会,赶上末班车,成为当时参加1977、1978年高考的1160万名考生大军中的一员,而且十分侥幸地胜出,自此彻底改变了命运。三十年弹指而过,今年是国家恢复高考制度三十周年纪念。近日我偶然从书里找出三十年前的高考日记与准考证,三十年前的往事是如此清晰、强烈地震颤着我,真正是百感交集,浮想联翩。我愿把这些日记原封不动地公布出来,为时代留下一份“1977级”考生的绝对真实的纪录。

资料写作者:王泉根,教授,现居北京。以上资料由作者本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