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少儿读物》桐特勒沃德的故事 (1)

桐特勒沃德的故事 (1)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06-28 13:26:01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布满湖泊的国家中央,有一大片沼泽地,叫做桐特勒沃德,从没有人敢涉足。偶尔也会有几个胆大的人,忍不住好奇,来到沼泽边。他们回去后,说他们在密密的树林中央,看见了一座破败的房子,房子四周有一群像人一样的生灵,像蜜蜂一样在草上飞来飞去。这些人酷似吉普赛人,他们的身上衣衫褴褛,此外还有不少老妇人和半裸着身子的孩子。

  一天晚上,有个农夫吃完酒席回家,走错了路,拐到了桐特勒沃德,回到家后说看到了同样的人,数不清的女人和孩子围聚在一大堆火四周,有的坐在地上,有的在平整的草地上跳着奇怪的舞蹈。有一个丑老太婆手里拿着一只大铁勺,时不时地用铁勺拨动篝火,不过她一碰上那泛着红光的灰烬,孩子们就像夜猫子一样,尖叫着跑开,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偷偷地跑回来。此外,偶尔还会看见一个小老头,长长的胡子一直爬到林子外头,背着一只比他本人还要大的口袋。女人们围着小老头奔跑,一边哭,一边想把口袋从他背上拽下来,但是他却甩开她们,径直朝前走去。另外还传说有一只漂亮的大黑猫,有小马驹那么大。不过人们对农夫讲的奇事半信半疑,他的故事真假难辨。然而有一点却不容置疑,沼泽里的确有怪事发生,因此瑞典国王曾不止一次下令,要把他的疆土上这片鬼怪出没的林子砍掉,然而谁都没有勇气去执行他的命令。终于,有个人比其他人胆子大些,用斧子砍伐一棵树,但是斧子落下之后,树木顿时血流成河,发出像人一样痛苦的尖叫声。樵夫大惊失色,没命地逃跑。从那以后,不管是命令也好,是恫吓也好,再也没有人敢靠近那片鬼怪出没的沼泽地。

  离桐特勒沃德几里地有一个大村子,村子里有个农夫刚刚讨了个年轻老婆。说来也奇怪,她把整个家搞得一塌糊涂,两口子整天不是吵,就是打。

  农夫的前妻曾给他生了个女儿,名字叫做艾尔萨。艾尔萨是个文静的好女孩,只想平平安安地过日子,但是后妈却不答应,从早到晚,对可怜的孩子拳打脚踢。不过,由于丈夫对她言听计从,所以也没有办法。

  就这样,艾尔萨一直被折磨了整整两年。有一天,艾尔萨和村里的其他孩子一起去摘草莓。他们粗心地到处采摘,直到最后来到桐特勒沃德沼泽边,那里长着最好的草莓,鲜艳的颜色映红了四周的青草。孩子们扑到地上,尽情地大吃一番,然后开始把篮子装满。就在这时,一个大一点的男孩突然叫了起来:

  “快跑,赶快拼命地跑!我们正在桐特勒沃德沼泽里。”

  除了艾尔萨,他们一个个都快如闪电,一下子站了起来,没命地跑走了。艾尔萨比伙伴们走得更远些,在树下找到了一片最最好的草莓。她和其他孩子一样,也听到了男孩的叫声,不过她却舍不得离开草莓。

  “管他呢,那又有什么关系?”她想,“桐特勒沃德的人不会比我后妈更坏。”她抬起头,看见一只脖子上挂着一只银铃铛的小黑狗正冲着她叫,后面跟着一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女孩。

  “别叫,”女孩命令说,然后又转过身对艾尔萨说道,“我真高兴你没和其他孩子一起跑开。留下来做我的朋友吧,那样我们就能够一起快乐地做游戏,天天都去摘草莓。只要我说不,谁都不敢打你。来吧,去见见我妈妈。”她拉着艾尔萨的手,走进森林,小黑狗在一旁蹦跳个不停,欢快地叫着。

  啊!艾尔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一切是多么神奇美妙啊!她想自己一定是来到了天堂。眼前满是果树和缀满果实的灌木,枝头的鸟儿赛过最艳丽的蝴蝶,空气中充满了鸟儿的歌声。鸟儿一点儿都不认生,而是让女孩们抓在手中,抚摩它们那金银色的羽毛。林子中央有一座房子,玻璃和宝石闪闪发光,一个衣着华丽的夫人坐在门口。她朝着艾尔萨的同伴问:

  “你给我带来了什么样的客人?”

  “我发现她一个人留在林子里,”女儿回答,“就把她带回来做个伴儿。您会让她留下吗?”

  妈妈笑了起来,不过什么也没说,只是仔细地上下打量艾尔萨。然后她叫艾尔萨走近一点,抚摩她的脸庞,轻声地跟她说话,问她的父母是否还活着,是否真的愿意跟她们待在一起。艾尔萨弯下腰,亲吻她的手,然后跪下来,头靠在她的膝上,呜咽着说:

  “我妈妈已经去世多年。爸爸还活着,不过对我不闻不问,后妈则成天打我。我怎么做都有错,因此求求您,请让我留下吧,和你们在一起。我可以照看牲畜,做什么都行。我一定听您的话,任何话,只是千万别把我送回去,求求您!我没和其他孩子一起回去,她会把我打得半死的。”

  夫人笑了笑说:“好吧,我们来看看怎么安置你。”说完,她站起身,走进了房子。

  女儿对艾尔萨说:“别害怕,我妈妈会成为你的朋友的。从她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她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会答应你的请求的。”她叫艾尔萨等着,然后走进房子去找妈妈。在此期间,艾尔萨则一会儿满怀希望,一会儿又惴惴不安:她感觉女孩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终于,艾尔萨看见女孩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走过草地。

  “妈妈说我们今天可以一起玩,她需要想好怎么样安置你。不过我希望你能永远留下来,你要是走了,我会受不了的。你到过海上吗?”

  “海上?”艾尔萨瞪大了眼睛问,“那是什么?我从未听说过!”

  “是吗?我过会儿就让你看看。”女孩回答。她把盒子盖取下,盒底放着一块斗篷布、一只贝壳和两片鱼鳞。斗篷上有两滴水珠在闪烁,女孩把这些东西放在地上晃动。刹那间,花园、草坪以及其他的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似大地裂开了缝,把一切都吞噬了。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海水,仿佛与天相接。只有她们的脚下才有一小块干燥的地方。女孩然后把贝壳放在水里,拿起鱼鳞。贝壳越长越大,变成一艘漂亮的小船,可以容纳十来个孩子。两个女孩走上小船,艾尔萨走得尤其小心翼翼,这让她的朋友觉得非常好笑,而她自己则用鱼鳞做舵。波浪轻轻地摇晃着两个女孩,就好像她们正躺在摇篮里。她们漂呀漂,直到遇到其他小船,上面坐着唱歌作乐的男人。

  “我们必须也为你们唱一首歌。”女孩说,不过由于艾尔萨什么歌都不会,她只好自己一个人唱。艾尔萨一点都听不懂这些男人唱的歌,不过她注意到,有一个词被反复重复,那就是“基丝卡”。艾尔萨问那是什么意思,女孩说那是她的名字。

  一切是那么的快乐,要不是有人喊她们,她们也许永远也不会离开。“孩子们,该回家啦!”

  于是基丝卡从袋子里掏出小盒子,那块布还躺在盒子里。她把布放进水里,啊呀!她们就站在花园中央那座漂亮的房子旁边。周围的一切都干燥结实,哪里都看不见水。贝壳和鱼鳞被放回盒子里,两个女孩走进了房子。

  她们走进一个大厅,大厅中有二十四位衣着华丽的女子正围坐在一张桌子旁,看上去就好似要参加婚宴似的。在桌首,夫人正坐在一张金椅子上。

  艾尔萨觉得眼花缭乱,眼前的一切是那么漂亮,她连做梦也没敢想过会如此美丽。不过她还是和其他人一起坐了下来,食用一些美味的奇珍异果,心里想自己一定是来到了天堂。客人们轻声漫语,不过她们的话艾尔萨一句也听不懂,不晓得她们在谈些什么。然后夫人转过身,对身后的女仆耳语了几句,于是女仆离开了大厅。女仆回来时,带来一个小老头,胡子比人还要长。他向夫人深深一鞠躬,完了就静悄悄地站在门口。

  “你看见这个女孩了吗?”夫人指着艾尔萨问,“我想收养她。替我给她做个替身,我们把替身送回村子去。”

  老头上下打量着艾尔萨,好似丈量她似的,朝夫人又一鞠躬,然后离开大厅。饭后,夫人和蔼地对艾尔萨说:“基丝卡求我让你留下,你也告诉她愿意住在这儿,是不是?”

  听到这些话,艾尔萨跪了下来,感激地亲吻着夫人的手和脚,庆幸自己摆脱了凶残的后妈。夫人把她扶起来,轻轻拍着她的头,对她说:“只要你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一切都会好的。在你长大成人能够照料自己之前,我会照料你的,让你衣食无缺。我的侍女教给我女儿各种手工活,她也会教你的。”

  过了不久,小老头肩上扛着一个模子,模子里装满了泥土,左手提着一只篮子,上面加了盖,走了进来。他把模子和篮子放到地上,抓起一把泥,做了一个真人大小的玩偶。玩偶做好了之后,他在玩偶胸口开了个洞,放进一片面包,然后从篮子里掏出一条蛇,塞进空洞的玩偶体内。

  “如今再有小女孩的一滴血就行了。”他对夫人说。

  听到这话,艾尔萨吓得脸色苍白,因为她想自己正在把灵魂卖给恶人。

  “别害怕!”夫人赶紧说,“我们要你的血没有恶意,只是想给你自由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