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少儿读物》卢克岛的“仙女” (2)

卢克岛的“仙女” (2)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06-27 14:13:59

     

  候恩尽管不再言语,但是却没有之前那么开心。似乎哪儿出问题了,然后他突然想起了贝拉。

  “我怎么这么快就把她给忘了?我真不是个东西!”他心中暗想。他离格罗奇远远的,望着她把鱼倒进盘子里,让他先吃,而她则到酒窖去拿酒。

  候恩坐下来,掏出贝拉给他的刀。他的刀刚碰到鱼身上,魔法就被解除了,四个男人站在他面前。

  “候恩,我们求你救救我们,也救救你自己!”他们不敢大声说话,便小声哀求。

  “哎呀,刚才在锅里哭喊的肯定是你们!”候恩叫起来。

  “是的,就是我们,”他们回答,“和你一样,我们到这个岛上来发财,也和你一样,同意娶格罗奇。婚礼刚一结束,她就把我们变成鱼,就像对我们之前的人一样。那些人现在还在鱼塘里,你很快也会到他们那里去。”

  听到这话,候恩跳起来,就像自己已经被放在金锅里煎熬似的。他向门口冲去,希望逃走,但是格罗奇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在门口拦住了他。她立刻把铁网套到他的头上,于是小青蛙的眼睛从网眼中向外望着。

  “你和其他人一起玩去。”她说道,把候恩带到鱼塘。

  就在这时,正在奶场给牛奶撇油的贝拉听到魔铃声大作。

  听到铃声,她的脸变得苍白,她晓得这意味着候恩有危险。她匆匆换下劳动服,手握魔棍,离开了农场。

  她的两腿打战,但是却拼命跑到十字路口,把魔棍插到地上,念起了妈妈教给她的一首诗:

  小小的苹果树枝,

  越过高山大海,

  带领我在空中穿行,

  到我想去的地方。

  话音刚落,魔棍变成一匹小马,头上有一根羽毛,两只耳朵上各有一个玫瑰花饰。小马静静地站着,等待贝拉爬上身,然后迈开脚步出发,越来越快,最后女孩几乎看不清一晃而过的树木和房舍。不过马儿虽然跑得飞快,但是贝拉却觉得还不够快,便弯下腰说道:“燕子没有风快,风没有闪电快。但是你呀,我的小马,你要是爱我,你必须比它们还要快,因为我的部分心在痛苦——我的心中最好的部分正遭遇危险。”

  小马听了她的话,立刻像狂风中的稻草一样狂奔,直到来到一块名叫鹿跳岩的悬崖下。它在那里停下了脚步,因为世上没有哪一匹马或驴能够爬上那座悬崖。这一点贝拉是知道的,于是她又开始唱起来:

  送给我的莱昂之马,

  越过高山大海,

  带领我在空中穿行,

  到我想去的地方。

  她刚一唱完,马的前腿就变短,成为翅膀,后腿成为爪子,羽毛覆盖全身。她坐到大鸟的背上,鸟儿把她送上崖顶。她在崖顶发现一只黏土做的鸟巢,里面衬着干青苔。鸟巢中有个小人儿,黑黑的,满脸皱纹。小人儿看见了贝拉,发出一声尖叫。

  “啊!你就是那个来救我的漂亮女孩!”

  “救你?”贝拉反问道,“你是谁,我的小朋友?”

  “我是卢克岛的格罗奇的丈夫,是因为她,我才到了这儿。”

  “你在这鸟巢里干什么?”

  “我正坐在六个石头蛋上,得把它们孵出来,才能获得自由。”

  听到这话,贝拉笑起来。

  “可怜的小公鸡!”她说道,“我怎么救你?”

  “把落在格罗奇手中的候恩救出来。”

  “啊!告诉我该怎么做,哪怕要我爬遍整个不列颠,我也愿意!”

  “噢,你首先得装扮成小伙子,然后去找格罗奇。找到她后,想法子拿到挂在她腰上的铁网,把她从此关在网里。”

  “我上哪儿去找小伙子的衣服呢?”她问。

  “我来告诉你。”他一边回答,一边扯下四根红头发,把头发吹走,同时嘴里念叨着什么。一眨眼,四根头发变成了四个裁缝,第一个抱着一棵包菜,第二个拿着一把剪刀,第三个拿着一根针,第四个拿着一只熨斗。他们也不等待命令,就在鸟巢里舒舒服服地盘腿坐下,准备为贝拉做衣服。

  他们用一片包菜叶子给贝拉做外套,另一片做马甲,但是却用了两片做了当时流行的灯笼裤。帽子是用菜心做的,一双鞋子则是用菜根做成。当贝拉把这套行头穿上后,你会误以为她是个穿着白缎子衬里的绿色天鹅绒礼服的先生。

  她对这些小人儿连声道谢,然后又请教了一番,便跳上鸟背,飞往卢克岛。到了之后,她让大鸟又变回魔棍,然后手拿魔棍,走进了蓝色的小船,被带到贝壳宫殿。

  格罗奇看到贝拉喜不自胜,说她从未见过这么英俊的小伙子。她很快把来客领进大厅,那里已经准备好美酒和水果,桌子上放着候恩留下的那把魔刀。趁着格罗奇不注意,贝拉把刀子藏在绿色外套的口袋里,然后跟着女主人来到花园,来到那个鱼塘,只见那些鱼儿两侧放出千种不同的光芒。

  “啊!真漂亮!”她叫道,“我敢肯定我永远也看不够。”她坐在池塘边,把胳膊支撑在膝盖上,手托着腮,眼睛盯着一闪而过的鱼儿。

  “你难道不想一辈子待在这儿?”格罗奇问。贝拉回答说这正是希望的。

  “那么你只需要娶我就行,”格罗奇说道,“哦!别拒绝,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你了。”

  “嗯,我不会拒绝的,”贝拉笑着回答。“不过你首先得让我用你的网子先抓一条可爱的鱼。”

  “这可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容易,”格罗奇笑着说,“拿去吧,试试你的运气。”

  贝拉接过格罗奇递给她的网,猛地转过身,把它套在女巫的头上。

  “身心合一!”她喊道,说话间可爱的仙女变成了一只可怕的癞蛤蟆。她拼命挣扎,想把网扯破,但是却白费力气。贝拉把网收得更紧些,然后把女巫扔进一个洞里,用一块大石头堵住洞口,转身离开。

  当她走近鱼塘时,一大群鱼儿前来迎接她,沙哑着嗓子喊道:

  “这就是我们的主人,是把我们从铁网和金锅里拯救出来的人!”

  “另外还让你们恢复原形。”贝拉从袋子里掏出魔刀,说道。就在她打算用刀触及最前面的那条鱼时,她的目光落在了在她旁边跪着的一只绿青蛙身上,只见它把前爪交叉放在胸前。贝拉感到好像有人用手扼住自己的喉咙,但是还是叫了起来:

  “是你吗,我的候恩?是你吗?”

  “是我。”小青蛙呱呱地叫着。磨刀刚一着身,他立刻又变回了小伙子,站起来,把她搂在怀里。

  “我们不能把其他人给忘了。”她说道,开始帮鱼恢复原形。这里有好多好多的鱼,因此花了不少时间。她刚一做完,鹿跳崖的小矮人就乘着六只金龟子拉的车回来了,而六只金龟子正是从那六个石蛋里孵出来的。

  “我来了,”他叫道,“你解除了我身上的魔法,如今来拿你的报酬吧。”他下了车,把他们领到装满黄金和珠宝的洞穴,让贝拉和候恩想拿多少就拿多少。

  当他们的袋子装满后,贝拉让魔棍变成带翅膀的大马车,大得足够把他们和被他们救出来的人全都带回拉尼利斯村。

  第二天,他们就结了婚。不过他们没有买下一直期望的牛和猪,相反却买下了周围数英里内的土地,并送给被他们从格罗奇手中解救出来的每一个人一个小农场,让他们幸福地活到生命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