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少儿读物》科格拉斯堡 (2)

科格拉斯堡 (2)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06-25 15:51:29

     

  “从他说的看,他急需个捕鸟人,”佩罗尼克回答,“他说科格拉斯堡院子里的粮食和水果全被鸟吃了。”

  “你怎么去阻止这发生呢,我的好小伙子?”考利干询问。佩罗尼克让他看了准备好的罗网,说什么鸟都逃不掉。

  “这正是我想弄清楚的,”考利干回答说,“我的苹果都被乌鸫和画眉吃光了。把你的网张开,你要是能抓住它们,我就放你走。”

  “公平。”佩罗尼克一边说,一边跳下马,把小马拴在一棵树上。然后他把网的一端系在苹果树干上,叫考利干抓住另一端,好让他把橛子拿出来。小矮人听从了佩罗尼克的吩咐,这时佩罗尼克却突然把套索套在小矮人的脖子上,就像他想捕捉的鸟儿一样被牢牢地抓住了。

  小矮人非常愤怒,大声尖叫,想解开绳索,却越缠越紧。火焰剑已经被他放在地上,佩罗尼克也很小心,把网系在苹果树的另一边,这样他很容易采摘到苹果,爬上马,而不会受到小矮人的阻拦。至于小矮人,他就让他听天由命去了。

  离开平原后,佩罗尼克和马来到了一条狭窄的山谷,山谷里长着各种香甜鲜艳的植物,在这些花的上面,有一株漂亮的鲜红色的三色堇,流露出奇怪的表情。这就是会笑的花,凡是看上它一眼的,都会忍不住笑。佩罗尼克想到已经安全来到第二个考验地,心不禁怦怦乱跳。他平静地望着那头在林子前来回走动的狮子,望着那由不断扭曲蠕动的毒蛇构成的狮鬣。

  年轻人脱掉帽子,尽管他是个傻瓜,他却也知道遇到更伟大的人时,手里抓着的帽子比头上戴着的更有用。然后他在问候了狮子及其全家后,询问自己到科格拉斯堡有没有走错路。

  “你到科格拉斯堡去干什么?”狮子吼了一声,露出利齿,问道。

  “尊敬的大王,”佩雷尼克假装着很害怕,回答道,“我是一位女士的仆人,她是伟大的罗杰尔的朋友,派我来送些云雀,让他做饼子。”

  “云雀?”狮子舔着长长的胡子,叫了起来,“哎呀,我肯定有一个世纪没吃过云雀了!你有很多云雀吗?”

  “这只袋子里全都是。”佩罗尼克一边回答,一边打开装着羽毛和胶水的袋子,开始学云雀叫。

  “太好了,”狮子流着口水,高喊道,“让我看看那些鸟!我想看看鸟儿肥不肥,配不配给我的主人享用。”

  “我很乐意这么做,”傻子回答,“不过我一旦打开袋子,鸟就会全飞走了。”

  “好吧,那就打开个缝,能让我往里看一看就行。”狮子又走近了一点,说道。

  这正是佩罗尼克所希望的,他举起袋子,狮子小心地打开袋子,把头伸进去,想吃一口云雀。羽毛和胶水把它粘住了,在它挣脱之前,佩罗尼克把袋子口用绳子系紧,打上一个谁也解不开的结。然后他飞快地采下会笑的花,骑马飞速离开。

  他很快就到了龙湖边,他必须从湖里游过去。小马已经习惯了这一切,毫不犹豫地跳进水里,不过龙一看到佩罗尼克,就从四面八方游过来,想把他给吃掉。

  这一次,佩罗尼克把身上带着的珠子扔进水里,就像用黑麦喂鸭子一般。龙一旦吞下珠子,就会肚皮朝天,死了,这样傻子就顺利到达了湖对岸。

  如今出现在眼前的是黑人守卫的那个山谷,佩罗尼克从很远就看见了那个黑人,一只脚用链子拴在入口的一块岩石上,手里拿着百发百中、击中目标后又返回其主人手中的铁球。他的脑袋上有六只眼睛,从不一齐闭上,而是轮流进行监视。此刻,六只眼睛全都睁着,这个黑人一旦瞧见了他,就会扔出铁球。佩罗尼克把小马藏在灌木丛后面,沿着一条沟往前爬,潜伏在黑人被拴住的那块岩石旁。

  天很热,不一会儿,黑人就开始瞌睡起来。他的两只眼睛闭了,佩罗尼克轻声唱着歌。一刻儿工夫,第三只眼又闭上了,佩罗尼克继续唱着。第四只的眼皮沉重地垂下,然后是第五只和第六只。黑人完全睡着了。

  然后傻子踮着脚,溜回小马身旁,牵着小马走在柔软的青苔上,从黑人旁边溜进了欢乐之谷。这是一个美妙的园子,你的嘴前面坠满了果实,酒泉淙淙,鲜花轻轻歌唱。再往前,桌子上摆满了食品,草地上跳舞的美女招呼他一起跳舞。

  佩罗尼克听见了召唤声,不知不觉地让小马放慢了脚步。他贪婪地闻着美食的香味,抬起头,想把舞女看得更清楚些。不一会儿,他就会像其他人一样,停下脚步,迷失在这里,然而就在这时,他的头脑里却突然闪过金碗和钻石长矛。他于是从口袋里拿出哨子,大声吹起来,想淹没周围那些甜美的声音,然后又把剩下的面包和咸肉吃了,压制住对那些奇果的渴望。他双眼紧紧盯着小马的耳朵,这样他就不会看见那些舞女。

  就这样,他来到了园子的尽头,科格拉斯堡已经在望,中间只隔着那条只有一个渡口的河。那位女士会像老人说的那样在渡口吗?没错,她就在那儿,穿着黑色绸缎裙子,坐在一块石头上,一张脸和摩尔妇女的颜色相同。小傻子骑马上前,更加彬彬有礼地脱下帽子,问她是否愿意过河。

  “我正在等你帮助我过河,”她回答说,“走近点,我好坐在你后面。”

  佩罗尼克听从了她的吩咐,伸出手帮她一把,于是她灵巧地跳到马背上。

  “你知道怎么杀死魔法师吗?”他们渡河时,女士问。

  “我想作为一个魔法师,他是永生的,谁都杀不死他。”佩罗尼克回答。

  “劝他吃下那只苹果,他就会死。这要是还不行,我就用手触摸他,因为我是瘟神。”她回答说。

  “我要是杀了他,没有钥匙,我怎么能够得到藏在地窖里的金碗和钻石长矛?”佩罗尼克反问道。

  “那朵会笑的花会打开所有的门,驱散一切黑暗。”女士说道。说话期间,他们来到了对岸,朝城堡走去。

  城堡的门口有个帐篷,用柱子支撑着,帐篷下面坐着一个巨人,正在晒太阳。他一看见小马驹驮着佩罗尼克和那位女士,便抬起头,叫了起来,声音像打雷一样:

  “啊呀,骑着我那匹十三个月大小马驹的,肯定是那个小傻瓜。”

  “最伟大的魔法师,您说得对。”佩罗尼克回答说。

  “你是怎么抓住它的?”巨人问。

  “我学了您哥哥在森林边上念过的咒语,”傻子回答,“我念道——

  小马,自由自在地奔跑觅食。

  小马,飞快地奔跑,直到我们相遇。

  然后它就出现了。”

  “那么说你认识我哥哥了?”巨人问,“告诉我他派你来干吗?”

  “给您带来他刚刚从摩尔人那里得到的两件礼物,”佩罗尼克回答,“快乐之果和顺从之女。您吃了这苹果,您就不会再想要别的东西,您要是让这个女人做用人,就不会想要别的女佣。”

  “好吧,把苹果给我,让这个女人下马来。”罗杰尔答道。傻子听从了命令,巨人刚刚咬了一口苹果,就踉跄起来,当瘟神那长长的黄手指碰到他时,他便倒地死去。

  佩罗尼克把魔法师留在原地,拿着那朵会笑的花,走进了宫殿。他打开了五十道门,最后他来到一段长长的台阶前,似乎要通往地心似的。下了台阶,他来到一道既没有门闩也没有锁的门前。他举起会笑的花,门慢慢地开了,露出一个深深的洞穴,被金碗和钻石长矛映照得有如白昼。傻子冲上前,用碗上的链子把金碗挂在脖子上,再用手抓住长矛。他刚这样做,脚下的地面就晃动起来,在一阵可怕的隆隆声中,宫殿消失了,佩罗尼克发现自己正站在放牧的森林边上。

  夜幕就要降临了,佩罗尼克却并没有想到要回到农舍去,而是踏上通往布列塔尼公爵的宫殿的路。当他经过云拿斯镇时,他走进了一家裁缝店,用他在科格拉斯堡的走廊里捡到的一把金币,买了一件漂亮的棕色天鹅绒服装和一匹白马。就这样,他朝着南特城走去,走向当时正受到法国人围攻的那座城市。

  离城不远,佩罗尼克停下了脚步,四下张望,只见周围数英里内,到处都光秃秃的,原来敌人把每一棵树、每一棵庄稼都砍倒了。佩罗尼克尽管是傻子,但是却也明白城里的人正在挨饿。正在他惊恐地张望时,城墙上出现了一个号兵,在吹了一通号后,宣布:任何人要是能够把法国人赶走,公爵就让他做自己的继承人。

  号兵在四面城墙上都吹响了号,等到他吹最后一次时,佩罗尼克骑马尽量靠近,做出了回应。

  “你不用再吹了,”他说道,“我将打败敌人,解放这座城市。”他转向一个正在挥舞着刀冲过来的士兵,用那支拥有魔力的钻石长矛一刺,士兵当场倒地而亡。跟在后面的士兵大惊失色,一动也不敢动。他们的战士的盔甲从前无人能够刺穿,这一点他们敢肯定,但是他却死了,好似被一枪穿心似的。他们还没从震惊中醒过来,只听佩罗尼克大吼一声:

  “你们都看到了我的敌人的下场,现在再看看我能为朋友做些什么。”他弯下腰,把金碗碰到那个士兵的嘴,只见士兵又像往常一样,生机勃勃地坐了起来。然后他打马跃过壕沟,发现门已打开,放他进城,于是他便进了城门。

  这样的奇迹很快就传遍了全城,让卫戍军精神为之一振,宣称愿意在这个陌生的年轻人的指挥下战斗。金碗让布列塔尼人死而复生,于是佩罗尼克就组织起一支大军,将法国人赶跑,实现了他解放这座城市的诺言。

  说到金碗和钻石长矛,谁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有人说布里亚克巫师又把它们偷走了,任何人要想拥有它们,就必须像佩罗尼克那样去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