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信息
您的位置: 首页 > 少儿读物》勇敢的国王 (2)

勇敢的国王 (2)

来源:百度 阅读次数:13     发布时间:2017-06-17 12:31:52

     

  “您要小心,”王后回答道,“他不会再像前几次那样对您笑脸相迎。他会非常粗暴,会气冲冲地问您弄到那把剑没有。您要回答说您弄到了,他就想知道您是怎样弄到的,这时您必须回答说要不是那个球形把手的话,您根本就得不到它。然后他就会抬起头去看那个球形把手,您必须用剑去刺他脖子右侧那颗黑痣,但要当心,要是您没有用剑尖刺中那颗黑痣的话,你我都必死无疑。他是橡木窗国王的兄弟,绝对相信那个国王已经被您杀死了,否则剑就不会落到您的手里。”说完,她吻了吻他,祝他一路顺风。

  “你弄到那把剑了吗?”当他们在那个老地方相遇的时候,克鲁尔盖齐问道。

  “弄到了。”

  “你是怎么弄到的?”

  “要不是剑上有个球形把手,我恐怕也弄不到它。”国王回答道。

  “把剑给我看看。”克鲁尔盖齐好奇地走上前来,说道。国王闪电般地从他鼻尖底下抽回剑向那颗黑痣刺去,于是克鲁尔盖齐便滚倒在地。

  “如今我终于得到安宁了。”国王心想。不过,他想错了,等他回到家,却发现仆人们都被背靠背捆在了一起,嘴也被人用布绑了起来,让他们说不出话来。他赶忙给他们松了绑,问他们是谁这样恶毒地对待了他们。

  “您刚走不久,就来了一个巨人,您都看见了,把我们弄成那样子,然后带走了您的妻子和那两匹马。”仆人说道。

  “我必须抢回我妻子和那两匹马,否则我寝食难安。”他回答道。说到这里,他住了口,注意到了草地上的马蹄印,便顺着蹄印往前走,夜幕降临的时候,他来到一片树林里。

  “我要在这里过夜,”他自言自语道,“不过,我得先生一堆火。”于是他拾来散落在周围的枯枝,挑出两根相互摩擦,直到最后生起了火,然后在火堆旁坐了下来。

  枯枝在火堆里噼啪作响,火苗升腾了起来,一条瘦弱的黄狗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把头靠在国王的膝盖上,国王则轻轻地抚摸着狗的脑袋。

  “呜,呜,”那条狗说,“昨天晚上,那个巨人赶着您妻子和您那两匹马穿过森林的时候,真是好惨啊!”

  “我就是为这个才来的。”国王回答道。突然间,他似乎丧失了信心,觉得自己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我斗不过那个巨人,”他脸色苍白地看着那条狗大声说道,“我好害怕,让我回家去吧。”

  “别,别那样做,”那条狗回答道,“吃点东西,睡上一觉,我会照看好您的。”于是国王吃了些东西躺了下来,一直睡到太阳升起才醒来。

  “您该上路了,”那条狗说,“要是遇到危险,就呼唤我,我会帮助您的。”

  “那么,再见吧,”国王回答道,“我不会忘记你这个承诺的。”然后,他往前走啊,走啊,最后来到了落满枯枝的高崖下。

  “天快黑了,”他心想,“我要生堆火休息一下。”于是他生了一堆火。当篝火燃起来的时候,住在灰色悬崖上的那只灰鹰飞到他头顶上的一根大树枝上。

  “您妻子和您那两匹马跟着那个巨人经过这里的时候,真是好惨啊!”那只老鹰说道。

  “我恐怕永远也找不到他们了,”国王回答道,“我可能历尽艰险,却一无所获。”

  “噢,振作些,”那只老鹰回答道,“事情永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吃点东西,睡上一觉,我会守护着您的。”国王照老鹰的吩咐去做了,第二天早晨,他又恢复了勇气。

  “再见,”那只鸟儿说道,“要是遇上危险就呼唤我,我会帮助您的。”

  他继续往前走啊,走啊,黄昏时来到一条大江边,江岸上散布着枯枝。

  “我要生堆火。”他想。于是他生了火。不久,一颗圆滑的褐色脑袋从江水里探出来,望着他,脑袋后面是一具长长的躯体。

  “昨天晚上,您妻子和您那两匹马经过这条河的时候,真是好惨啊!”那只水獭说道。

  “我四处寻找他们,却都没有找到。”国王回答道,“我历经磨难,却很可能一无所获。”

  “别这样沮丧,”水獭回答道,“明天正午之前您就会看到您的妻子。吃点东西,睡上一觉,我会守护着您的。”于是国王照水獭的吩咐去做了。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醒来了,看见那只水獭正躺在岸上。

  “再见,”那只水獭在跳进水里的时候,大声说道,“要是遇到危险,您就呼唤我,我会帮助您的。”

  国王走了好几个小时,来到一座高高的悬崖上面。悬崖在一场大地震中裂了缝。他趴在地上,往悬崖下张望。就在悬崖底下,他看见了妻子和那两匹马。他的心怦怦直跳,所有的担心都一扫而光,但他不得不忍耐着,因为那块岩石四周非常平滑,就连山羊都找不到立足之处。因此他又站起来,绕道从树林中穿过。他钻过树丛,爬过岩石,涉过溪流,最后又来到平地之上,来到离那个洞口不远的地方。

  当他走进洞穴的时候,妻子高兴得大叫了一声,接着又突然大哭起来,因为她又累又怕。丈夫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泣,他很累,下山的时候又弄得浑身是伤,而且也有点生气。

  “你就用这种令人遗憾的方式来欢迎我吗?”他抱怨道,“为来到你身边,我都快把自己给折腾死了。”

  “别理会他,”那两匹马对那个泪流满面的女人说道,“把他带到我们面前来,他在这里会很安全,给他些东西吃,他已经累坏了。”她照办了。他吃了些东西,休息起来。不久,一个长长的阴影笼罩在他们身上,吓得他们心怦怦直跳,因为他们知道巨人回来了。

  “我闻到了陌生人的气味。”巨人进来时,叫道,不过洞穴里面黑黑的,因而他没有看见蜷伏在马腿间的国王。

  “陌生人?我的天!别说陌生人,就连太阳光都不曾光顾过这里!”国王的妻子走向巨人,抚摸着他垂在身旁的大手快活地笑道。

  “啊,我的确什么也没有发现,”他回答道,“不过还真有些奇怪。嗯,该喂马了。”他从一个石头架子上抱下来一大抱干草,然后给每匹马都递去一大把。两匹马迎上前去,把国王留在了身后。巨人的两只手一接近马嘴,就猛地被马咬住,大嚼起来,巨人的呻吟声和尖叫声在一英里以外都能听得见。接着,两匹马围着他兜着圈子踢他,直到踢不动了为止。最后,巨人爬开了,浑身颤抖着躺在一个角落里。王后向他走去。

  “可怜的家伙!可怜的家伙!”她说,“马儿好像发疯了似的,看起来真可怕。”

  “要是我的灵魂在我身体里的话,它们肯定早已经把我踢死了。”巨魔呻吟道。

  “你真是很幸运,”王后回答道,“告诉我,你的灵魂放在哪里?我好照料它。”

  “在那上面,在那块巴赖奇石里。”巨魔指着摇摇欲坠地悬在一块悬崖边上的那块石头回答道,“现在给我离开,让我睡一会儿,我明天有很远的路要走。”

  鼾声不久就从巨魔躺着的那个角落里传了出来。于是王后和那两匹马也躺了下来,国王藏在他们中间,这样谁都看不见他。

  天还没亮,巨魔就起床出去了,王后立即跑到那块巴赖奇石旁,拼命地又是拉又是推,直至把它稳稳当当地安放在岩壁架上,再也不会翻落下去为止。晚上,巨魔回来的时候,那块石头还是那样放在那里。当他们看见他的影子时,国王就在那两匹马前面趴下来。

  “啊,你们把那块巴赖奇石怎么了?”巨魔问道。

  “我怕它翻落下来,连同你放在里面的灵魂一起摔碎了,”王后说,“所以我把它放到岩壁架里面去了一些。”

  “我的灵魂并不在那里,”他回答道,“它在门槛上。嗯,该喂马了。”他取来干草去喂马,马还像先前那样咬他、踢他,直到把他踢得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为止。

  第二天早晨,他起床出去了,王后跑到洞穴的门槛边,把砌门槛的石头洗得干干净净的,然后拔掉藏在石缝里的青苔和小花。不久,薄暮降临的时候,巨人回到了家。

  “你把门槛清洗干净了。”他说。

  “既然你的灵魂在门槛里,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对吗?”王后问道。

  “我的灵魂并不在门槛里,”巨人回答道,“门槛下面有一块石头,石头下面有一只绵羊,绵羊的肚子里有一只鸭子,鸭子的肚子里有一只蛋,我的灵魂就在那只蛋里。天色已晚,我得喂马了。”他给马弄来干草,马儿依旧像以前那样咬他、踢他,要是他的灵魂附在他身体里的话,当场就把他给踢死了。

  当巨人起床出去的时候,天空还是漆黑的一片。随后,国王和王后跑过去把门槛抬了起来,那两匹马则在一旁观看着。的确!就像巨魔所说的那样,门槛下面是一块石板,他们连推带拉,终于把那块石头移开了。紧接着,有样东西突然跳出来,几乎把他们撞倒在地。当它从他们面前逃过去的时候,他们看清了那是一只绵羊。

  “要是那片绿林中的那只瘦黄狗在这里就好了,它很快就能逮住那头绵羊。”国王叫道。话音未落,那只瘦黄狗就衔着绵羊从森林里跑了出来。国王一记猛击,绵羊便倒地而亡。他们剖开尸体,没想到一只鸭子从里面飞了出来,鸭子的翅膀把他们扑打得头晕眼花。

  “要是住在悬崖上的那只灰鹰在这里就好了,它很快就会把那只鸭子给抓住。”国王叫道。话音未落,他们就看见那只灰白色的老鹰嘴里叼着鸭子在头顶上盘旋。国王的剑一挥,砍掉了鸭子的脑袋,然后从它尸体里取出那只蛋来。国王太得意了,一不小心没抓住,蛋从他手中滑落下来,飞快地滚下山坡,掉到江里去了。

  “要是江里的那只褐色水獭在这里就好了,它很快就能把那只蛋捞上来。”国王叫道。紧接着,那只褐色水獭嘴里衔着那只蛋,浑身滴着水出现在他们面前。在褐色水獭的身边,一个巨大的影子偷偷地移了过来——那是巨人的影子。

  国王呆呆地看着巨人,仿佛变成了石头一般。王后从水獭嘴里一把夺过那只蛋,用手把它拍得粉碎。随后,那个影子突然蜷缩不动了,他们知道巨人死了,因为他们找到了他的灵魂。

  第二天,他们骑着那两匹马回家去了。一路上,他们拜访了他们的朋友,也就是褐色水獭、灰鹰和那只瘦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