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点评 > 生活点评正文

中国女排,俄罗斯中国女排四连胜晋级六强 赛后郎平惠若琪对比赛做出点评

中国春风新闻 2018-10-12 12:00:32

当命运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时,那些高高在上的对手就要看我们的脸色了。这种滋味实在难得。(中国女排四连胜)

昨天在发布会上拂袖而去的基拉里今天忐忑地坐在了看台一角,他心情起伏的曲线一定是随着中俄交战的走势而变化的。众所周知,美国队能否进入最后六强的决战,要看中国队的脸色。这对强者如美国队而言,是不愿意但必须接受的事实,是一种内心无法诉说的煎熬。

塞尔维亚显然在复赛中让球了,招致各方的戏谑和不满。有先例在前,中国女排拒绝重蹈覆辙。

GQWJYBL1@FR[OJA4)6DGWEN

中国女排3-1战胜俄罗斯取得四连胜

拒绝默契球 中国女排不愿被误解

如果郎导在这场对决中,大批量换下主力,无所谓胜负以练兵而战,那基拉里恐怕只能仰天长叹,哀叹命运之艰难了。但纵然俄罗斯顽强地拿下了第二局,也终究于事无补。因为中国女排最终还是没有让渴望逃出生天的俄罗斯如愿以偿,损兵折将的她们只能打道回府。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看过中俄对决,很多人也会有各自的理解和看法。有人会坚持认为,中国女排还是 让 了,毕竟朱婷被换下了,毕竟郎导用了好些之前在生死战里没敢打的牌。但终究不管怎么轮换,中国女排在丢掉一局与俄罗斯重回起跑线之后,即使在落后6分的局面下,都依旧是想着一分一分拼,一分一分争,锁定了胜利。

当然,郎平也有自己的解读,如果真是所谓的 让 ,她会换上更多的替补,她会让所有主力都保存体力,她会更倾向于让损兵折将的俄罗斯晋级六强吧。毕竟美国比俄罗斯难啃多了。但是她没有。在她眼里, 她希望主力能在没有胜负的压力下,也去认认真真打, 去感受跟欧洲强敌交手的打法。

看到你所看见的,相信你所相信的。你看到的是,朱婷在从小组赛开始到复赛第二阶段,又要进攻又要接一传打到这个时候,终于有些疲惫了;谁都不是铁人;你看到的是,李盈莹进步越来越大,越发的敢打,敢出手,丝毫不像是初登世锦赛舞台的19岁小将;你看到的是31岁的颜妮仍能宝刀未老砍下16分,在朱婷不在时,成为队伍的又一个主心骨;你看到的是在认真执行教练意图,打好每一个球的中国女排依旧让人感动,让人放心的样子。

郎平爱惜自己的声誉 全力以赴是全队的信念

更何况,我们曾经有过一段让球引发轩然大波的过往,当时的主教练陈忠和出面道歉,才平定风波。如今的郎平,在功成名就后继续执掌帅印,她当然知道自己每一个决定都会被放大镜无数次的放大。如资深媒体人马寅所言, 如果郎平是个品牌,那么得益于几十年的爱惜和经营,代表着几代人的情怀和她自己坚持不懈每一天的努力和付出,这种不是随便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的。而且个人的契约精神,配合度,比集体项目更容易。

坦白讲,这个时候,放与不放的讨论已经没有意义了。战略也好,谋划也罢,赛场上,实力为王。竞技体育从来都是不念过往,不畏当下。复赛结束了,我们带着第二阶段全胜的战绩杀向了名古屋,开始终极决战了。

不知道签运如何,也不愿意去猜想对手会是谁,我们的态度一如既往:全力以赴,争取每一场胜利。

惠若琪:每一场球都在蜕变 体能调整需劳逸结合

前国家女排队长、奥运冠军惠若琪总结这届比赛中国女排前2个阶段9场比赛的发挥情况时表示: 在这几场比赛的进行当中,中国队逐渐找到了感觉,也发挥得越发出色,特别是我们能看到我们经过每一场球的蜕变,我们队体现出来我们是一个强大的团队,拿今天的比赛来说,主攻线上,张常宁困难的时候换上了李盈莹,比赛当中受到了对手的追发,朱婷就承担起了一传任务来保证李盈莹的进攻,而朱婷后排受到冲击的时候,同样是换上了刘晓彤。所以说,一系列的行动来看,中国队还是做足了困难的准备,也真正做到了全员动员。

而谈到之后的六强赛面对欧洲球队,惠若琪分析道: 欧洲球队的强势得益于欧洲联赛比较完善,然后整体水平比较高。面对欧洲球队时,首先从基础上,我们的发接能够做出文章,其次,我们要真正做到拦防配合、起球效率高,在二传的分配球上,也要利用每个队的特点,每个队轮次上的高矮队员进行合理的分配,其次我们的攻手要真正做到快速和多变,每一板都很耐心。

而被问及球员的体能调整,惠若琪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说: 上一届世锦赛后面几场比赛很多队员都出现了抽筋状况,所以,平时饮食和劳逸结合上面要提早做好准备,前期郎导已经做了一些轮休和调整,后面比赛,也希望队员们能够更加集中注意力。

女排世锦赛六强分别是:意大利队、中国队、美国队、荷兰队、日本队和塞尔维亚队。

六强赛是E组和F组的前三名经过抽签重新分入G组和H组,再进行小组单循环赛。比赛将于2018年10月14日至16日在名古屋市日本综合体育馆展开。2015年世界杯冠军、2016年里约奥运会冠军中国女排将向本届世锦赛冠军发起强力冲击,一起为中国女排加油。

责任编辑:林歆刚
参与评论